看我小说阅读网 > 振兴蜀汉:从天水麒麟儿开始 > 第112章 合肥僵持,吴军内讧(求推荐票和订阅!)
    “伯宁,已经打退吴军六轮进攻了,想必孙权此时心情已经快被我们打崩了吧!”田豫站在合肥城议事厅内看向站在书案前的满宠笑道。

    而满宠的脸色此时却是意外的严肃,平常的他并不是这个样子,连续打退吴军六轮进攻,这让所有魏军将领们都为之振奋。

    转身看向地图,满宠指着合肥周围的一片地界若有所思,他转过身来对议事厅内所有将领们说道:

    “吴军虽然退向我军对岸,但是经过这六轮交手可以看得出来吴军实力仍然没有被锐减,甚至他们的核心主力可能都没有出动。”

    众人这么一想,好像的确是这样,这几次进攻,通常都是留赞或者是像丁奉那样的将领带少数兵力登城作战,后面的大军几乎一动没动。

    站在孙礼旁边的文钦听完满宠的分析后,他对于这次作战吴军的进攻态势分析貌似有一些问题。

    “诸位将军,针对吴军进攻合肥,我以为陆逊是在保存实力,不仅仅是陆逊在保存实力,而是整个出征的吴军都在保存实力。”

    “嗯……我也这么认为,从吴国传出来的消息来看,孙权与吴国众多文武结成姻亲关系,使得朝廷上下谁都不肯先出力。

    被委以重任的陆逊自然也就成了众人的领头羊,但从这几次攻势来看,除了前三次攻势陆逊的部曲进攻最为猛烈,剩下的三轮进攻,貌似并没有对我们造成过多实质性的伤亡。”满宠微微点头,对于文钦的话他表示深切的赞同。

    但目前为止,双方交战已经进入白热化僵持阶段,如果要互相撼动彼此,相当困难。

    魏军虽然遭受六次进攻,但并没有受到巨大的伤亡损失,而吴军相对于魏军来看也是如此。

    “若想打破这个僵持阶段,诸位有何建议?”满宠望向在场的将军们开口问道。

    左侧站在田豫身边的王凌转头看向满宠身后的地图,这些日子双方交战疲惫不堪,甚至数次进攻都是从天明打到天黑,惹得双方将士兵疲马乏,将领们也都不堪其负。

    这种状况所有人都很清楚,如果长期对峙,对于双方都十分不利,更何况吴军都已经打到家门口,他们随时都有可能为国献出生命,只要吴军一日不退出魏国边境,那么他们就一日不得安宁。

    “伯宁,我建议夜袭。”王凌突然抬头对满宠说道。

    众人对王凌的建议陷入了沉思,吴军在正面战场发动六次进攻,但又进行了数次夜袭,都被文钦和孙礼等人全部打退。

    如果发动夜袭,吴军不可能不会有所防范,因此这个建议,大多数将领都不被看好。

    而满宠和田豫却对夜袭这个办法感觉可行,紧接着满宠点点头开口说道:

    “我觉得夜袭可行,吴军数次夜袭我军,从开战直至今日,我军一直处于固守状态,吴军已经对我们形成了一种只守不出的看法,因此对于我们出城进攻的防备肯定有所下降。

    何况,孙权每次进攻合肥都一个样,只要打到一半,全军防备十分疏松,这都已经成了一个惯例,不过为了小心起见,仲若和德达带兵前去探查一番,待探明吴军防备后,再另行安排。”

    得到命令的孙礼和文钦二人走上前来拜道:

    “遵令!”

    ………

    而这六次进攻,使得孙权气的已经对他们的态度发生了巨大的反差,从出征时的斗志昂扬到现在的无言以对,只是六次进攻的结果。

    而这时的孙权也已经把大营挪到陆逊帅帐,他坐在帅案前看着一旁显得格外沉默的陆逊一言不发,这六次进攻只有前三次是猛攻,后三次各部曲根本就不出力,甚至还以兵力损失惨重为由拒绝出阵。

    这让身为君主和主帅的孙权的心情顿时爆发,但毕竟战事吃紧,自己也只能把心中的怒火硬生生地憋了回去。

    “上大将军,这六次进攻都没有把合肥攻下来,这有些说不过去吧。”孙权用一种异样的眼光看向站在对面的陆逊颇具意味地说道。

    在场的所有吴军将领当然知道孙权到底说的是谁,虽然是在说陆逊作战不力,但实际上是在说在场的将领们只出工不出力。

    从四月份出兵直至今日,连续打了六次大规模进攻愣是没能把这座城池拿下来,这是说他们的实力不如魏国,还是在说这些人从头到尾就没认真打过?

    “臣知罪,合肥打了这么长时间根本没有实质性的进展,这是臣的过错,请大王降罪。”陆逊知道,孙权不会把他怎么样,只是周围这些只顾自己安逸快活的将领们可能要被孙权多做一些举措了。

    见陆逊如此,孙权怎么会降罪于他,他身为吴国武将之首,论才能,如今吴国谁能够和他相比?论地位,吴郡陆氏根深蒂固,倘若降罪于他,那无异于是在和这些士族宣战。

    “上大将军言重了,你乃我大吴统帅,放眼大吴,谁的才能比得上你呢?倘若孤降罪你,那才是我大吴之不幸,孤也会悔恨终生的。”孙权说这些话实际上是在告诉这些人,没有陆逊那几把刷子就别瞎搞。

    而诸葛瑾和留赞二人也顺着孙权的话“劝”陆逊收回刚刚的话,并且他们说出的那些话并不是给孙权听的,而是在给那些只出工不出力的将领们放话,再不出力,你们以后的日子可就不好过了。

    紧接着,左护军全琮也听出这些人话中之意并非是在针对陆逊,而是在针对他们这些只顾自己部曲伤亡的将领们。

    如果这个时候孙权发威动怒,那么他们这些人的下场就会如同像甘瑰、周胤那样被流放,与其纠结于是否把真实力拿出来,倒不如直接表态愿意把部曲全部压上。

    这样一来,他们既把部曲压了上去,又赢得了孙权的高兴,最为关键的是,高官厚禄和命被保下来了,牺牲一些部曲也无所谓。

    “大王,末将请求出战!”全琮走上前来对孙权朗声拜道。

    见终于有人肯放出所有部曲作战,孙权那几乎要喷出来的怒火顿时被全琮的那一声请战平息。

    “子璜不愧为我大吴勇将,孤准许你出阵!正明和周邵等人分别率领本部兵马,向合肥全力猛攻!”

    这几人脸色毅重,而全琮悬着的心也放了下来,至少孙权还承认他的地位,只不过有些人这次肯定会因为这件事情被孙权罢免。

    而这时,夜幕降临,魏军营寨内灯火通明,随着夜袭计划定下,孙礼和文钦二人在营中已经跃跃欲试,急不可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