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我小说阅读网 > 地下城堡:前夜 > 第三十三章 兄弟
    不管日子多么辛苦,生活依旧需要继续。

    疲惫的约旦,打起精神,迎接自己那不被他人所喜的兄长。

    “......好久不见,您还好吗?”

    “哈,我好不好,你还不知道?我在外面胡闹的账单,不都是你付的吗?”

    “兄长说笑了......”

    说着,两个精灵一起都笑起来了。

    这其中还有一个趣闻典故,在大多数精灵眼中,“太子”和“前太子”的关系都相当的糟糕,但约旦和斯科尔还真不是这样。

    斯科尔当了太久的太子,也意味着在圣者忙碌自己的研究和政事的时候,家内其实是斯科尔当家......长兄若父,当年的斯科尔的地位相当牢固,他也的确履行了自己作为一个“家长”的职责,

    可以说,很多弟弟都是他一手带大的,对其的了解甚至超过父亲。

    而在那个“事件”之后,约旦成为了新的储君,也并不是因为约旦本身的谋划或野心什么的,而是单纯的斯科尔自己作死......当一族的储君和国君发生路线上的分歧,当储君公开质疑国家的路线问题,没有当场被处死就已经是圣者仁慈了。

    家是家,国是国,很多精灵王子对长兄的政治、路线方针存在疑虑和反对,但私人感情上完全断绝联系的,还是极少数。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斯科尔后面的荒诞,即是一种自我保护,同时也是一种表态,即——“政务之后我都不管了,当个富家翁就是我的人生追求”。

    不管他是否真的这么想的的,但至少站在约旦的立场,自己的长兄明明还有机会(改正错误),却依旧选择了放弃,等于间接把王权交给了自己......

    但并不是所有精灵都看得清这里面的来龙去脉,政治投机商和权力墙头草才是主流,有一段时间,在斯科尔四周总是活跃着这样那样的“监视者”。

    似乎,总怀疑他在策划某些阴谋......从现在回头看,似乎并没有错。

    在当年,约旦总是会遇到一些“好心人”,告诉甚至告发自己兄长的“阴谋”,比如说“偶遇”某位军政大佬,比如说和某个兄弟私下见面.......弄得约旦自己都很有些烦躁,偏偏别人还是“好心的投靠者”,都不好发作。

    这么下去,就是原本没有矛盾没有阴谋,迟早也会被挑逗出阴谋和不安。

    而这个时候,斯科尔却先行动起来了.......他更加荒唐的去酒楼、花街不带钱,玩着玩着就是欠着,然后被逼狠了,就随便找个“跟着自己的兄弟的探子”买单。

    “......咦,这不是XX吗?你不是我兄弟派来的吧.......既然是我兄弟的人,帮我买单是理所当然的,不给钱不让你走.....”

    不管怎么说,他都是一个精灵王子,被其缠上的“间谍”打也不是、闹也不是,还担心传出去后影响自己的名声,或者牵扯出其他的精灵王子,成为一个政治新闻,很多精灵就这么花钱消灾了。

    别说,这一招看似平庸,其实够狠的,真传出来了“XX受约旦的委托盯梢废太子斯科尔,那XX的上级或派系都会想撕了他”。

    于是,他越发过分了,就干脆住在娱乐场所里了,等着“跟着最近”的冤大头来买单。

    结果就是最后跟梢的也不来了,随着时间的推移,很多精灵都看出废太子是真的烂而不是摆烂,也就没有人来了。

    现在,两兄弟这么多年没有见面,这一见面就提到了那个“王不见王”的典故,就自然让约旦笑了起来。

    这一笑,气氛就缓和下来,双方没有了隔阂,似乎回到了,还是战前,双方还是好兄弟的美好时代。

    好像,坐在一起的双方,依旧是没有隔阂的亲兄弟,只是一些额外的东西,让双方好久没有机会见面。

    但谁都知道,不管是双方的关系还是情谊,都已经回不去了......

    可至少现在兄长斯科尔表达出来的“友善”和“兄弟情谊”,是最让约旦怀念的东西,尤其是他在刚刚送走一个兄弟的当下。

    “......你是来参加达瑞尔的葬礼的?你来晚了一点,早点让人通知的话,我会让葬礼晚上两天的。”

    “我就是来问这个事情的,达瑞尔真的死了吗......”

    “真的死了,叛逆军的那些家伙,用对应的神器重伤了达瑞尔的神器,然后伤害了他的本体.....”

    精灵王子和圣者敢号称新时代的诸神,自然有一定的依仗。

    那掌握了自然规则的神器,其实只是其中的一环,如果一个存在不能做到不朽不灭,怎么敢号称神祇。

    “.......真不可思议,父亲制造的‘不灭’机制,居然这么轻易就被突破了。”

    凡人是做不到不朽不灭的,但自然规则却不同,即使世界沧海桑田面目全非,大雨依旧会滋润万物,太阳会赋予光明。

    于是,在“束缚”了自然规则的神器之中,也绑定了各位精灵神的灵魂,只要神器不灭、自然规律永存,他们自然不会死亡......对他们来说,肉体其实也就是一副一副,和神器绑定的灵魂才是绑定。

    要消灭这样的存在,首先就要伤害与其绑定的神器,最简单的方法,就是拿出针对性的神器,联军的领袖们就是这么做的。

    但这样不朽不灭神力无限且掌握了自然规则的存在,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的确抵达了神祇的境界.......精灵王子和圣者先后抵达的不朽,也让他们没有了束缚和限制,甚至对其他种族充满了傲慢和不屑。

    “一群原始人。”

    “呵,还在使用铁器和石器.....我五百年前看到他们就是玩这一套,今天还是这样的。真的是一群没有开化的猴子。”

    “别侮辱猴子了,他们知道不能随便交配,现在弄得整个大陆都是低等生物的恶臭味......”

    精灵的傲慢,才是这一切的根源。

    他们认为凭借自己出色的文明和技术积累,随随便便就能够几个月粉碎所谓的联军,将所有的生命变成自己的仆从或奴隶,进行“节育”式管理。

    但这依旧只是表象.....那种自己得到了世界的一切奥秘,理应控制一切的傲慢,那种我们就是诸神,是这个世界本来的主人的傲慢,必然会导致这一切的发生。

    “......你当年说的没有错,我们果然没有那么容易就获得战争的胜利,而一旦战争进入了僵持阶段,流血的必然是彼此.......”

    在没有外人的小房间之中,两兄弟你一杯我一杯,脸都红通通了。

    酒水本来应该对精灵王子来说只是小意思,约旦却有点醉了,或许,他是自己想醉。

    否则,正常情况下,约旦是不会说一句父亲的“不是”,更别提兄长那被父亲数次痛批的“懦夫的战败论”。

    实际上,在战事不利的当下,在过去那一段难熬的日子里,曾经的“废太子”的不少“懦夫预言”都被一个个证实了,但谁都不敢在公开场合谈论这些事。

    而此时的斯科尔,却没有一丝得意,他的脸色相当的难看。

    “......如果我没有帮他们.....不,就是我不帮他们,精灵们也不可能将其赶尽杀绝,最终达到平衡的时间只会更晚,末日会更加不可挽回。”

    无数次,精灵废太子也曾经质问自己,过去的选择真的正确的吗?

    即使无数次的计划和推演,都确定了当前的情况已经被“持久战”好太多,但他难免会有些疑虑和幻想......

    “......如果我全力帮助父亲,说不定,我们能够平推联军,然后一切纳入我们的管辖之中。再停下这些该死的炼金高塔......”

    但推演到了这一步,反而让斯科尔坚定了意志。

    “停下?谁来停下,当整个种族无数的人口都有需求的时候,谁能断粮?”

    而如果停不下来,接下来的,就是他最不想看到的精灵内战。

    想到这里,斯科尔的意志越发坚定,已经有些昏花的双瞳却闪现出一丝清明,他下定了决心。

    “来,再来一杯,这可是我从精灵王都拿出的好酒......”

    二十分钟之后,本来不可能喝醉的圣子约旦大醉,彻底瘫倒在自己的床榻之上。

    深夜,月光从床边的圆窗撒进来,床下的影子之中,一个持有匕首的人影,下定决心狠狠刺下!

    第二日,一个消息震惊了整个世界。

    精灵王子斯科尔背叛,刺杀(并重创)了圣子约旦,夺走了象征王权的神器汲魂宝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