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我小说阅读网 > 嫁给不孕不育的帝尊后,我子孙满堂 > 第62章:比你想象中的更亲近
    司临玄作为未来家主培养,怎会瞧不出这其中的弯弯绕绕,自然知道上去露一手,绝不值得。

    他抓住墨星染的手腕,劝道:“星染,五星珠没有实质上的作用,对修炼起不了作用的。”

    墨星染将他的手拂开,“师兄,我要五星珠是有原因的,可不是为了修炼用的。”

    五星珠事关着他的封印,不知是否有用,但得到的线索,如今又出现在她的眼前,她可不允许就这样错过了。

    墨星染早就坚定了想法,司临玄知道自己是劝不住的,只能摇着头叹息,收回手,目送着她前去挑战这灵力切磋的四大雅致。

    她要这五星珠是为了谁?阿渊么?

    不由得,司临玄的目光就落在了那边的褚渊身上,十岁的孩子似是比最初见到的时候长大了些,尤其是阿渊这孩子气质傲然,天生带着几分轻狂之意。

    褚渊正是转过来,单手撑在脸侧,头微微歪着,斜长的眉轻轻一挑,与司临玄的目光撞了个满怀,他眸子黑亮,如黑夜漫浓中的一轮清月。深浓,又不自觉叫人沉沦。

    这一瞬间,司临玄的心中疯狂冒出某一个念头,阿渊真的是星染的亲弟弟么?

    他吞咽了口水,有些自惭形秽,可心中的念头愈发作祟,他终究是选择问出了口:“阿渊,你和星染……是亲生姐弟么?”

    褚渊笑着,司临玄终于意识到了不对劲了么,“虽然,我称她为姐姐。”

    当话音落出来的那一刻,司临玄仿佛有些坐不住了。

    虽然?是什么意思?

    “但我和她的关系,或许比你想象中的更亲近些。”他们之间存有羁绊,是无法割舍的,的确亲密。

    司临玄有些不能思考,脑子里乱如麻,无法理清。

    忽然,周遭爆发出了一阵热烈的掌声。

    原来,二人回过神时,墨星染已经完成了全部的挑战,她正站在最中间的地方,接受着所有人称赞的目光。

    光束从她的头顶上方落下,她如沐圣光,高贵不可亵渎。

    墨星染是最后上场的一人,而无疑,她用她的实力,征服了在场所有人。

    自然,墨星染今日的表现,也清晰地落在了左棠风的眼里。

    “人灵境八阶?”左棠风若有所思地饮下一杯酒,“这回司家倒是捡到宝贝了。”

    这般年纪,突破人灵境八阶,已经是赢过许多人了。

    包括……他的女儿。

    左棠风落下酒杯,余光瞥见左凝霜满心满眼只剩下了司临玄,不由摇头,他一世英名,怎么就生了个这么不争气的女儿呢?!

    左凝霜听到墨星染的实力后,也惊讶道:“爹,她是人灵境八阶?”

    “人灵境而已,不必放在心上。”左棠风目光停留在司临玄的身上,“只要你好好修炼,这根命骨,绝不会辜负你的付出。那时,司家这门婚事,就必须要应下了!”

    左凝霜脸上不由浮出一抹娇笑来,“女儿一定谨遵父亲教诲!”

    而墨星染是这当之无愧的第一,便得到了这五星珠。

    只是,在取得五星珠之前,左棠风还不忘发问:“丫头,为何想要五星珠啊?”

    “左宗主给的东西,一定是好东西。”墨星染故作市侩。

    这般模样落在左棠风眼里,暗暗发笑,只要是能收买的,便永远不值一提。一颗小小五星珠而已,就能让她宝贝到如此地步。

    呵,终究是小门小户的人家,没见过世面罢了。

    左棠风笑了声,摆了摆手,管家便将五星珠交给了墨星染。

    墨星染接下后,更是欢喜道:“多谢左宗主!”

    她在众人的目光之下回到座位,将五星珠收了起来,打算之后再交给褚渊。

    没过多久,左棠风便离场,让他们这些晚辈也自在些。

    没了左棠风在场,这儿的压抑气氛更是散去不少,墨星染缓缓吐出一口浊气,心情有些沉重。

    可这般沉重只持续了片刻,因着左棠风离去后,有不少人端着酒杯过来向墨星染喝上一杯,打算与这个实力不错的对手认识一下。

    “星染姑娘,我是上官世家的上官辞,我敬你一杯!”

    墨星染本不想喝酒,但是却被一众人起哄,便也只能喝了一杯。

    只是,喝了一杯之后,便有更多的酒杯递了过来。

    墨星染喝了几杯,就已经呛得不行,她咳嗽着,喉咙与胃部更是被酒辣的说不出话来。

    “够了,没看见她已经不能喝了吗?”褚渊拦住了递过来的一众酒杯。

    他的身材在这帮男人里显得格格不入,可那自周身倾出来的气势,却是并不逊色。

    “小子,我们这是看得起她!”有人说道。

    墨星染缓过了劲儿,看着褚渊的身影,他居然在帮她,也真不怕暴露了自己么。

    她只觉得一股子热意从胃部涌起,像是横冲直撞地到了自己的脑子里,让她在这一刻觉得,这般被人护着的感觉,好像还挺不错的。

    她的手支撑在桌边,本想动手给这些人一个教训,怎料,褚渊竟是直接在此刻,一掌拍在小桌之上。

    小桌之上迅速燃起了一片熊熊火光,将这些人逼退后,火光依旧灼灼,而他双手交负于身后,面容在火光之中似是更为妖孽。

    褚渊笑谑道:“听不懂人话?”

    司临玄本身也是看不下去,见事态一发不可收拾,便站起身来,挡在那些人的面前:“诸位,我师妹不擅长饮酒,不如就算了吧。上官兄,我来陪你喝。”

    “诶,司兄,你这可就不厚道了啊!这回的新弟子,你倒是藏得厉害,要不是今天一见,我都没想到居然被你收到了一个天才啊!”上官辞用肩膀碰了碰司临玄。

    司临玄转而被另外一群人包围。

    而褚渊则是用手碰了碰墨星染,见她还存有一丝意识,他便道:“我带你回去休息。”

    墨星染有些站不稳了,需要靠褚渊扶着才能慢慢走。

    墨星染几乎是软趴趴地贴着褚渊的,用手比划了一下褚渊的脑袋与自己脑袋之间的距离,觉得他的个头,好像要比之前高了些。

    醉意朦胧下,她说话竟染了几分娇态,“咦,褚渊,你怎么好像长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