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月氏这边大长老不愿出面,白月玉荣不想管事又把白月歆紫给推了出去,便由不得白月歆紫不‘挺身而出’。

    甭管白月歆紫心里多郁闷,多憋屈,又有多窝火,她都只能一遍又一遍的告诉自己要忍着,忍着,忍着,无论如何都要忍着,至少在局面对她一点都不利的情况之下,她必须不住的克制自己所有的不良情绪,否则冲动之下她真怕自己做出什么无法挽回的事。

    从她记事时起,从她下定决心要争夺少主之位时起,白月歆紫就非常明确她的目标是什么,她想要的又是什么,为此没有什么是她不能忍受的,也没有什么是她不能付出,不能牺牲的,只要可以达成所愿,她能倾尽所有。

    是以,白月歆紫她是可怕的,亦是可怜,可悲的。

    暂时撇开他跟白月歆紫之间的仇与怨,白月玉荣其实很清楚他们白月氏现目前在整个奇门之中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处境。

    没有历经这场生死之前,白月玉荣一点没觉得现在的白月氏有什么不好,甚至他还曾因白月氏在奇门中的‘名声’感到非常的威风,也非常的自豪,觉着他们白月氏就是站在顶端的势力,是其他任何一个势力都要暂避锋芒的势力。

    那时的他觉得这样很好,是真的很好,毕竟在他看来其他势力都不敢招惹,又或是遇上他们都要主动避让,那就是他们很厉害,让那些势力非常的惧怕,实则白月氏那样的状态分明就是烈火烹油,指不定什么时候就灭族了。

    虽说灭族什么的有点太过严重,但不可否认的是一旦白月氏被踩压了下去,那么再想要恢复往日的荣光只怕没那么容易。

    更何况那些曾经将白月氏给踩下去的势力,他们万万是容不得白月氏再翻身的,不然他们岂不就要被白月氏狠狠的报复?

    千万别说不会报复啥的,那压根就是空口白话当不得真,其他人会不会报复白月玉荣不敢说,但若是他曾被踩进污泥里,那么他翻身之时就必定是他报复之时。

    因此,除非白月氏永远可以位列四大隐世家族之一,否则一旦被拉下马的话,那么整个奇门江湖是绝对不可能再眼睁睁看着白月氏爬起来的。

    若非险些死过一次,白月玉荣也看不明白想不清楚这些,他也活不到这么明白。

    是,白月氏的强大那是毋庸置疑的,可同为四大隐世家族的百里山庄,封神阁和灵龙庄难道就不强大了吗?

    为什么近些年来那三家越来越沉稳而内敛,甭管什么时候跟他们白月氏发生冲突,无论是对还是错,他们的处理方式都是先退让一步,很多时候明明不是他们的错也都退了让了,看似他们白月氏占了天大的便宜,实际上呢?

    怕只怕长了脑子的人都瞧得清明,也就唯有他们还在沾沾自喜,觉得自己天下无敌。

    说来实则可笑,偏偏那时就没有一人瞧得明白,可见他们整个白月氏究竟目中无人嚣张自大到了怎样的可怕的地步。

    现如今静静想来白月玉荣只觉细思极恐,他也开始意识到白月氏究竟将自己陷入了怎样一个被动没有出路的局面。

    白月玉荣哪怕不用出门去问,他也知道四大隐世家族之中白月氏的名声是最臭的,甚至都到了臭不可闻的地步,只可惜大家都惧于白月氏的实力,因而,他们不敢在明面上对白月氏有任何的怨言罢了。

    可若给他们一个打倒白月氏的机会,白月玉荣相信会有一个接一个的势力站出来,联合在一起抵制打压白月氏。

    不知道的暂且不说,单单就说白月玉荣知道的,只要给水月剑派一个机会,那么纵使倾尽水月剑派全族之力,她们也会不计代价誓要将白月氏清除干净的。

    如此,焉还能抱有什么侥幸心理,白月玉荣只觉他醒悟得太晚,索性还有挽救的机会,也还没到什么都无可挽回的那一步。

    正因为想明白了这些,也看清楚了白月氏的一些前路,所以即便到了这个时候白月玉荣也愿意暂时放下他跟白月歆紫之间的生死之仇,他到底还是想要护住自己家族的,毕竟那是生他养他的地方,他无法做到置之不理。

    至于最后可以做到哪一步,现在的白月玉荣没想那么多,他也只能尽力而为。

    这个时候封世缘过来能说的非常有限,白月玉荣也不想过多的去冒什么头,有白月歆紫那么好一个挡箭牌存在,他自是乐得躲在她的身后躲躲清闲。

    更何况没见大长老都没有冒头么,既如此,白月玉荣更是躲得心安理得。

    从现在的情况跟局势来分析,百里山庄,封神阁跟灵龙庄明显就是站在一起的,不用问单看他们之间的默契白月玉荣就知道他们属于同进同退的那一种。

    反观
第367章:(第1/3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