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刚刚,鹿小北在系统空间查到了这首《一切》的来源。

    原来在平行世界有一个名叫北岛的知名诗人,写的就是这首《一切》。

    只不过在这个世界没有北岛,却是李芳杰写出来的。

    同时,让鹿小北觉得忍俊不禁的是,系统告诉他,在平行世界一位叫舒婷女诗人恰好写了一首诗,全盘否定了北岛的这首作品。

    并且在那首diss北岛的诗一出,《一切》似乎就成了那首诗的衬托!

    并且北岛与舒婷的这段隔空斗诗,还成了文坛上的一段佳话。

    眼见鹿小北半天没动静,李芳杰双手环胸戏谑的笑道:“没关系的小北,慢慢想,咱们这时间多的是。

    这样吧,我再把我的《一切》给你念一遍,说不定能激发你的灵感呢?”

    激发个屁的灵感啊!

    李芳杰分明就是想拿自己这首诗来刺激鹿小北,让他知难而退!

    鹿小北?一个高中毕业生?

    跟他音乐裁缝李芳杰比?

    自不量力!

    李芳杰根本不给鹿小北拒绝的机会,捏起嗓子开口就念:

    “一切都是宿命,一切都是虚幻……一切都没有微笑,一切苦难都……”

    就在此时!

    鹿小北突然睁开了眼睛,毫不客气的打断了李芳杰!

    鹿小北摇摇头带着嘲笑与否定道:

    “不是一切大树,

    都被暴风折断;

    不是一切种子,

    都找不到生根的土壤;

    不是一切真情,

    都流失在人心的沙漠里;

    不是一切梦想,

    都甘愿被折掉翅膀。

    不,不是一切

    都像你说的那样!”

    原本眉头紧皱的徐征在听到这,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首诗……

    怎么让人感觉全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而李芳杰也愣住了!

    鹿小北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李芳杰,似乎是辩手在反驳对方观点一样,一字一字的重重咬音:

    “不是一切火焰,

    都只燃烧自己

    而不把别人照亮;

    不是一切星星,

    都仅指示黑暗

    而不报告曙光;

    不是一切歌声,

    都只掠过耳旁

    而不留在心上。

    不,不是一切

    都像你说的那样!”

    第二段也出来了!

    声音也更高了一个八度!

    同时,诗词的立意全盘否定了李芳杰的那首一切!

    李芳杰的脸色瞬拉了下来。

    徐征却是听的过瘾极了,甚至有种想为鹿小北欢呼呐喊的冲动!

    太吊了啊!

    这他妈就像一场无形的拳击比赛一样!

    鹿小北一拳一拳,拳拳到肉,打的全是他妈李芳杰的要害,打的李芳杰倒在地上,无力反击!

    用四个字来形容,那就是——酣畅淋漓!!!

    鹿小北一步一步,步步重如千斤一般,仿佛携带着可怕的威压,逼近了李芳杰,脸上带着微笑,微笑里还带着些许嘲讽:

    “不是一切呼吁都没有回响;

    不是一切损失都无法补偿;

    不是一切深渊都是灭亡;

    不是一切灭亡都覆盖在弱者头上;

    不是一切心灵

    都可以踩在脚下,烂在泥里;

    不是一切后果

    都是眼泪血印,而不展现欢容。”

    “一切的现在都孕育着未来,

    未来的一切都生长于它的昨天。”

    “希望,而且为它斗争,

    请把这一切放在你的肩上。”

    最后一声,是鹿小北对李芳杰说的,也是对他自己说的!

    一切都是黑暗的?一切都是苦难的?一切成功都必须伴随着痛苦与眼泪?

    狗屁!!!

    你以为的一切,凭什么代表别人的一切?

    最少我鹿小北的一切,都是带着希望!

    我的家人让我看的是光明,是奋斗,是努力,是温暖,是欢笑,是不抛弃不放弃,是责任与担当,是满怀希望的朝着未来前进!!!

    徐征原本只是一种看热闹的心态,但是此刻,他被鹿小北的态诗词中表达的态度,深深震撼住了!

    “你……你这首诗叫什么?”徐征深吸了一口气,强压下情绪问道。

    “这,也是一切!”鹿小北缓缓吐出五个字。

    李芳杰差点一口老血吐出来。

    特么的!

    老子写的《一切》,你就整出来个《这也是一切》,这不分明是冲着打老子的脸来的吗?

    年轻人,真不讲道德!!!

    “好!真是好诗啊!”

    徐征一拍大腿摇晃着脑袋,仿佛刚刚听了一出好戏一样,回味无穷的道;

    “黑夜与曙光,眼泪与欢容,呼吁与回响,损失与补偿……这首诗以促膝谈心的方式对听众进行开导,解除人们心中的困惑,鼓励人们增强对生活的信念和责任感。诗中充满了对青年的关心、爱护、希望和鼓励。”

    “这岂止是诗的艺术,庶几乎是哲学的严谨!!!!”

    徐征越品,越觉得韵味深长,越觉得震撼不已,拍案叫绝,目瞪口呆!

    他盯着鹿小北仔细观看,这个帅的不像话的少年的脑袋里装的到底是什么?

    能创作出《让世界充满爱》这种歌曲也就罢了。

    但是现在居然半小时内,现场创作出了《这也是一切》来针对性的反击李芳杰的《一切》!

    这种文学水平,恐怕诗词协会的那些大诗人都不一定比得上!

    最最重要的是,鹿小北的作品,似乎充满了正能量。

    这种正能量,不正是他所拍摄的电影所需要,所体现,所倡导的吗?

    徐征戏谑的看向了已经脸色苍白,仿佛被人狠狠羞辱过一顿的李芳杰:

    “杰哥,你看小北这首诗如何啊?”

    李芳杰耷拉个脸,鼻子朝天,轻声嗯了一下:“还行吧,挺不错的。”

    何止是不错啊?

    这简直好到不能再好了!

    只不过李芳杰当然不能承认自己的诗不如鹿小北了!他又不傻!

    可鹿小北却并没有想就此放过李芳杰。

    娱乐圈前辈打压后辈是规矩?

    sorry!

    在我鹿小北这儿,没有这规矩!

    我这人生来脾气就臭,谁怼我,我必须怼回去,不然这口气老子就是不顺!!!

    “刚刚不过是胡乱编了一首,让李前辈您见笑了。”鹿小北貌似谦虚的道。

    “嗯,听出来了,是编的有点儿急。”李芳杰还以为鹿小北识趣呢,随口附和道。

    “我这儿还有一首诗,想让李前辈您品鉴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