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们,借你吉他用一下可以吗?”鹿小北笑着问道。

    “干嘛?”文艺男青年警惕的看着鹿小北。

    “我是那边饭店的,想借你吉他招揽下生意,赚了钱算你的,赚不到钱请你吃顿饭,炒菜、烧烤都可以,如何?”鹿小北微笑道。

    男子一听,似乎自己怎么都不亏,反正他继续唱下去,直播钱加路人打赏可能20块钱都赚不到,连顿盖浇饭都吃不上,不如把吉他借给这个少年。

    “那行,吉他借给你了。不过小兄弟,我提醒你哈,这边来吃饭的都是打工人,没啥音乐素养,咱们年轻人喜欢的歌,他们并不喜欢。”文艺男青年说道。

    你也配提音乐素养?

    刚刚一嗓子嚎出去,差点昏过去六个!

    但是这话鹿小北可没敢说出口。

    拿着吉他回到自家店面前,用手指拨弄了几下琴弦,调整到了一个让自己的手指舒服的程度。

    暖黄色的灯光,将他的脸一半笼罩在其中,一半停在黑暗里。

    吉他轻轻一扫,陈默深吸一口气,闭上了眼,轻轻拨动琴弦。

    淡淡的悲伤从吉他弦上跳动了出来,犹如墨水滴在了宣纸上一般,传遍了附近半条街。略带伤感的前奏,让鹿小北自己都鼻子一酸。

    因为这首歌,真的太适合在此情此景下演唱了!

    开口清唱,他的声音变得沙哑,却富有磁性:

    “我把梦撕了一页

    不懂明天该怎么写

    冷冷的街冷冷的灯照着谁

    一场雨湿了一夜

    你的温柔该怎么给

    冷冷的风冷冷的吹不停歇……”

    一瞬间,本来还在吃饭的人几乎动作整齐划一的将手中的碗筷放下。

    齐刷刷的将眼神聚焦在了那个在暖黄色灯光下,略显颓废,只能看到半张脸的年轻卖唱歌手。

    “这小年轻唱的不错啊。”

    “是啊,声音好有个性,沙哑却很有磁性。”

    “我怎么没听过这首歌?难道是他的原创?”

    “……”

    此时此刻,鹿小北已经完全进入了自己的情绪当中。

    他不是在卖唱,而是在宣泄自己郁闷的情绪。

    他将自己完美融入了一个失意的打工人的情绪之中。

    没有了收入,没有爱人,在外面打拼的他,除了靠自己,谁也靠不了。

    “那个人在天桥下

    留下等待工作的电话号码

    我想问他多少人打给他

    随手放开电话上

    那本指引迷途心灵的密码

    我的未来依然没有解答……”

    唱到这里,已经入戏的鹿小北终于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热泪盈眶而出。

    我这种打工人的未来在哪里啊?

    难道就靠送外卖,送快递,上流水线过活吗?

    就算能一直下去,这点钱也就刚刚够交房租,吃饭的。

    谈恋爱?结婚?买车买房?

    门儿都没有!!!

    鹿小北闭上眼睛一想这些问题,就只觉得前途一片昏暗。

    他继续往下唱:

    “旧电话撕了一页

    我的朋友还剩下谁

    冷冷的心冷冷的梦在哽咽

    两个人撕了一夜

    抱得再紧也不能睡

    冷冷的你冷冷的泪湿了夜……”

    唰!

    当这句歌词一出。

    所有打工人的泪腺已经崩坏了。

    眼泪不自觉的涌出了眼眶。

    那是一种不能自已的行为,纯粹发自内心的情感。

    在这一刻,所有在这条街上的打工族们,全都无法控制自己的泪腺,疯狂的流泪。

    不知为何,他们的眼前竟然浮现出自己打工时,最艰难时候的那段场景,仿佛自己身临其境一般!

    有的人,看到了自己在天桥下摆了个牌子等着别人来招工,却好几天都不一定有活干,只能睡桥洞,吃咸菜馒头的场景。

    有的人,看到了自己在流水线上没日没夜如同机械一般,组装手机零件时的场景。

    还有的人,看到了自己在炎炎烈日下,工地上板砖,累的全身大汗淋漓,甚至一度中暑时的场景。

    远处一家烧烤摊的老板听了这歌,眼前却是出现了当初他刚刚摆摊时,熬夜准备食材,日夜颠倒,亏本没客人,只能硬着头皮继续干下去时的场景。

    那个吉他的主人,则是早已哭的泪流满面。

    因为他看到了自己在地铁过道里,在大街上,在公园里卖力的演唱,却几乎没有人听,更没有人给他钱的辛酸场景。

    这些场景,全都让他们仿佛身临其境重新体验过了一样。

    当悲伤的眼泪,滚滚而下之后,周围缓过神来的人议论纷纷。

    “这歌太伤感了,简直唱到我心里去了!”

    “我还从来没听这种流行歌曲哭出来的。”

    “那个人在天桥下,留下等待工作的电话号码,我想问他多少人打给他……这不就是唱的我吗?

    当初我傻不愣登的在天桥下面贴找工作的小广告,除了诈骗的,根本没有人打给我。不行了,一想到这歌词我就想流泪。”

    “这首歌是专门写给我们打工族的吧?”

    “没想到,给我们打工族写的歌,也能如此的有韵味,如此的好听。”

    “不行了,我已经完全沦陷了……”

    鹿小北没有去听周遭的议论声,只是沉浸在自己所幻想的情绪中,久久缓不过来。

    良久之后,他才擦干了眼泪,朝着周围的人鞠躬致谢。

    下一刻,雷鸣般的掌声在这条美食街上久久不息。

    拥有百变嗓音技能的鹿小北可以说是可以驾驭各种歌曲。

    而周围的又是苦哈哈的打工族。

    触景生情下,再加上【身临其境】的效果加持下,根本没有人能逃得掉这一波情感轰炸。

    掌声持续了数分钟,才慢慢停了下来。

    不少人走过来,带着善意和欣赏的眼神,你十块,我五十的往鹿小北脚下放着。

    没多大会儿,鹿小北竟然就收到了高达500元的打赏!

    而那个文艺男青年在回过神之后,低头一看自己的直播间。

    “嘶~~~~”

    他倒吸了一口凉气!

    我的妈呀!!!

    100万人气?

    假的吧!妖怪吧?

    再看看弹幕……

    “这小哥哥简直太帅了!比最近抖音火的那个什么丁真可帅太多了!”

    “硬是把老子这个打工人给唱哭了!”

    “我把梦,撕了一夜……妈呀,歌词听的我头皮发麻!”

    “跪求小哥哥联系方式!”

    “主播主播,去采访小哥哥,能要到小哥哥的信息,我给你打赏1000块的礼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