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我小说阅读网 > 妖魔哪里走 > 222.和尚一张皮(月底加更谢大家伙)
    大家伙在一起熬到黎明,然后就回去歇息了一下。

    一点不睡觉还是扛不住。

    王七麟睡醒后打着哈欠出门,看见黑豆精神抖擞的在逗弄九六玩,他把九六两个小耳朵用皮筋绑了起来,还把它尾巴绑在一条后腿上,整的九六一个劲喊‘六六六’。

    八喵蹲在窗户上看热闹,看的津津有味。

    不过王七麟一露面它立马窜下去用利爪将皮筋给割开,解救了九六并蹲在它身边用一只前爪搂住它脖子,冲着黑豆喵喵叫。

    黑豆迷茫的回头,随即打了个激灵,王七麟在冲他阴森森的笑。

    “功课做完了吗?”

    “做完了,舅舅,我写的很好。”黑豆急忙点头,并讨好的上前去给他平整了一下衣服。

    王七麟找了个地方坐下,也拉着黑豆坐下,说道:“猪谷里豆啊,你是不是很讨厌学习?”

    黑豆下意识要点头,但他反应快,赶紧摇头。

    作为一个聪明的小孩,他总结出了许多经验,其中有一条就是:与舅舅在一起,认同的话要摇头、否认的话却要点头。

    要想不被舅舅坑,就得心口不一。

    王七麟搂着他语重心长的说道:“豆啊,人这一辈子要有出息,必须得学习,而且要努力学习,正所谓学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呀。鲁子说,学无止境……”

    “舅舅,鲁子是谁?”

    王七麟琢磨了一下道:“他叫鲁迅,是个很有学问的人。”

    “鲁迅又是谁?”

    王七麟说道:“你看,你这就不知道了吧?这就是因为你学习太少的缘故。这样吧,你再回去把作业写一遍。”

    黑豆吓得尿崩,他哭丧着脸说道:“舅舅你别让我写作业了好不好?我以后会好好念书的,我会念书考秀才、考状元,做大官。”

    说到后面,他自己不知道从哪里来了信心,很坚定的说道:“对,考状元!”

    王七麟笑着摸摸他的翘天辫道:“你别这么说,否则会掉牙齿的。”

    黑豆惊讶的问:“当状元会掉牙齿吗?”

    王七麟摇头道:“当状元不会,吹牛逼会,吹牛逼容易挨揍,挨揍容易被打掉牙齿。”

    黑豆捂着嘴巴跑了。

    吃过早饭,谢蛤蟆骑上一匹快马离开驿所。

    他要先去平阳府一趟,去打探当地消息。

    随后窦大春也来了,王七麟以为是徐大把他叫来的,问道:“你先等等,我给你沏壶茶、弄点茶食,一边吃喝你一边给我讲。”

    窦大春钦佩的说道:“七爷真是神机妙算,没有什么能逃过你的掌控,你是不是算到了圆觉的所作所为?”

    王七麟一怔:“呃,圆觉?哦,那啥,咱先不喝茶了,你说说你来做什么。”

    窦大春说道:“七爷你不是让我派人监视圆觉吗?我安排了几个机灵的兄弟轮换盯着他,您猜怎么着?”

    “怎么着?”

    “他死了!”

    这话一出口,王七麟整个懵了:“什么?他死了?”

    “不对不对,应该说,他圆寂了、飞升了、仙去了。”窦大春乐呵呵的改口。

    王七麟气的想要飞他巴掌:“老窦你是脑子里差点事吗?发生这种事有什么好高兴的?他好好一个和尚,怎么会突然死了?”

    窦大春讪讪的说道:“但他真的死了啊,七爷,其实这和尚死了是好事。你看,咱们之前猜测他牵扯到反贼,对吧?如果他真牵扯其中,那咱肯定还有许多事要忙活,他现在死了,一了百了对不对?”

    王七麟瞪了他一眼:“这不是懒政吗?”

    窦大春叹了口气,他扬头看向天空,露出唏嘘的胡渣子:“七爷,你不懂,你终归是年轻。这官场的事啊,不是那么简单的,唉,事多了你做的多了可是问题也多啊……”

    “多做多错,少做少错,不做不错。”王七麟接道。

    窦大春一拍手道:“精辟!”

    “精辟?屁精!”王七麟没好气的说道:“可是你没错也没功劳!没有功劳你怎么晋升?”

    窦大春眨眨眼、挠挠头,似乎不明白他的意思。

    王七麟拍拍他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道:“男儿要有志向,男儿必须成功!你看你吧,要是你不能好好做官、往上晋升,那你以后还能有什么出息?还能干什么?”

    “还能回家做生意啊,半个吉祥县的生意是我家的。”

    王七麟愣住了,猛的生气:“老窦我真是对你失望,你是胸无大志啊!是,你家生意多,可那是你的吗?你自己的吗?官阶才是真正属于你啊!你要是不好好做官,那你就回家去继承你家的生意吧,你家都有什么生意?不就是几十间粮食铺吗?一家客栈吗?”

    “不止!良田有两千倾,羊有八百头,牛有一百二十头,马有十八头,布庄有十二家,当铺有八家,杂货铺子有五家……”

    王七麟面如土色:“别说了别说了,赶紧带我去看看现场!”

    两人叫上徐大急匆匆出门,这时候路口一处摊子上,正在忙活着擦桌子的小二直起腰来。

    他生的头大脸平、鼻根低、眼睛细小、颧骨高,有点丑,看着王七麟等人背影远去,他赶紧将摊子收了起来,换成一个扁担挑在肩膀上准备前往大印驿所。

    一个长着两撇小胡子的青年拉住他问道:“黄公子……”

    店小二怒视他,他急忙改口:“黄公子家的小二,不是,黄公子,这里没有客人,咱称呼上用不着特别注意吧?”

    黄公子怒道:“细节!细节!你们汉人的古代先贤说过,生活细节见真章!正所谓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总归我的意思我们要注意细节,平时从细节入手!”

    小胡子苦笑道:“好吧,小二哥,我想说这一招好使吗?你要假扮个收破烂的进驿所,然后找蛊虫?”

    黄公子闷闷的说道:“那还有什么办法?蛊虫在我体内发作的频率越来越高,唉,我已经找了许多高手帮我诊治,都说除非我去南荒找金蛊女,否则这虫子压
222.和尚一张皮(月底加更谢大家伙)(第1/3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