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我小说阅读网 > 银鸦之主 > 第一千零八十章 血肉之种 掘墓人
    他的身躯,那宛如光雾一般的银色身躯,在这一刻,陡然聚拢。

    而在这样的变化中,银色光雾凝聚成了一个类人的剪影。

    像是一件长袍,又像是个人。

    但那空洞的、没有实质内容物的身躯,也很难将其与人类作同。

    那披着微光的、薄暮一般的人形剪影,宛如面纱一般轻薄。

    但是.....

    在其之后,却是仿佛隐藏着什么事物。

    而亚戈,也同样有这种感觉。

    但是,他什么都感觉不到。

    “空洞”。

    没有内容物。

    没有面孔,没有实体,凝固的、光幻如雾般的银色身躯,就这样漂浮在天空中,漂浮在那三位强大存在的战场边缘。

    在这种强烈的空虚感中,亚戈再一次将视线转向了那座迷雾中的高塔。

    那个笼罩在雾气中的身影再一次映入他的视野。

    但是,这一次,他看到的,却还是只有一团混乱的迷雾。

    然而,同样的光景,却是代表着不同的结果。

    之前看到的迷雾,只是一层壁障。

    一层阻断感知、阻断理解、阻断反馈的迷雾壁障。

    而现在看到的迷雾,是亚戈能够直接窥探到的,祂的本质。

    “未知”、“不明”。

    “谜团”

    记忆中,熟悉的声音念出了这个称呼。

    伴随着这个称呼浮现的,则是阿拉贝拉的巫师试图人工制造神灵的记忆。

    然而,最让亚戈不得不重视的一件事是——

    失败品。

    阿拉贝拉巫师试图人造神灵的计划,是失败的。

    这个人造的神灵,也早已经因为不可控而被销毁了。

    但是,为什么......

    然而,也正是这一刻,又一股悸动感浮现。

    那迷雾笼罩的团块,那没有轮廓、没有特征,无法被准确描述的事物,向着他所在的方位“看”了过来。

    然后,亚戈仿佛听到了什么。

    “谜团”,仿佛在表达些什么。

    但是,亚戈无法理解。

    这些信息本身仿佛就没有轮廓,没有特征,无法进行识别和归类,无法进行辨认。

    不过,在接受到这些信息的刹那,他发现,自己的身体,再次发生了变动。

    薄暮一般的、凝滞的银色光雾身躯,在体内的空洞之中,那“门”的内部,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形成。

    他的身体内,或者说他,拥有了内容物。

    “祂知道大门所在。”

    “祂即是门。”

    “祂即是门之匙。”

    “祂即是看门者。”

    然而,也正是这一刻,亚戈愣住了。

    因为,与“没有内容物”这个事实相对的,是什么?

    如果他没有“内容物”,那么,现在的他是什么?

    现在的他,只是......外壳?

    就在这时,他的视野之中,他的视野中,一道身影显现。

    ......

    “血肉”与“金属”互相侵蚀的光景之中。

    操弄枝蔓根须,抵挡攻势并试图反制的“蔷薇公爵”,在这个刹那,蔷薇般纹样的瞳孔,猛地放大。

    那无论是任何生灵观察感知到时,都会产生婴儿对母亲般迷恋般的面孔,陡然转动,仿佛在寻找着什么。

    而事实上,也正是如此。

    不知何时,被血肉枝蔓贯穿的一样样光景之中,有一些事物消失了。

    不是那螺旋般扭曲的巨城。

    也不是那镜面般的阴影。

    而是......

    那一座座形制相近但并不相同的钟塔。

    一道道血肉枝蔓、根须,在这个刹那,随着她的意志陡然蔓延四散,似乎是在寻找那些在不久之前无声无息消失的钟楼。

    也几乎是同一时间,原本采取攻势的诡怖巨蛛、还有那金属浮岛,转变为守势。

    不过,这样的状况,并没有持续很久。

    一座座被枝蔓贯穿的高塔,随着枝蔓根须的动作而晃动了起来。

    整个世界,也仿佛随之晃动起来。

    不仅仅是物理上的、空间上的晃动感。

    心灵、生命、秩序、时间.......

    但也正是这个时候,无尽的、仿佛幻影般的雾潮涌来。

    幻影般的雾潮之中,仿佛一切都被遮挡般,没有任何事物能够呈现出来。

    不,应该说,是一切特征,一切轮廓都被消融,被溶解,混糅成一团。

    而那雾潮之中,隐约能够看到某种轮廓,宛如某种生物的轮廓幻影。

    望见这一幕,那血肉枝蔓上,陡然浮现出诸多裂纹。

    随即.....

    仿佛花芽一般,血肉在枝蔓上聚合,形成了一个个巨大的花苞。

    这样的变化,几乎是转瞬间便已然完成。

    也几乎是片刻,那巨大的花苞,便张开来。

    蠕动的血肉,在其中形成了一样样诡怖的生物。

    无数血肉触须,仿佛软体动物聚合成的巨大怪物。

    潮绿色的身躯,满是湿润感的柔软身躯,仿佛某种深潜于海渊之下的恐怖掠食者。

    无数蠕动的触须,仿佛手脚肢体一般,仿佛吸盘一般,让这生着软鳍的怪物从花苞之中爬出。

    从爬出的刹那,这形如巨鲸的触手怪物,猛地张开了巨口。

    下个刹那,无尽的、宛如声音般的诡怖浪潮,向着雾海涌去。

    “没用的。”

    望着这一切的亚戈,以低沉的声音,将自己本能般做出的判断吐出。

    而事实,也正如他所说。

    话音落下之时,那无尽的雾潮浪涌之中,又一大片幻影般的雾气仿佛忽然活了过来一般,猛地扩展身形、往上延伸,仿佛打算将那巨鲸般的触手怪物的身躯一口吞下。

    而情况当然没有这么顺利。

    触手般肢体聚合的诡怖巨鲸,那巨吻猛地张开。

    下个瞬间,仿佛声波一般的浪潮激烈地震荡而起,将前方的幻影雾气击溃了大半。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血色藤蔓之上,位于那诡怖巨鲸钻出的巨大花苞周围,又浮现出了一片又一片密集的小花苞。

    这些花苞之中,钻出了一具又一具身上生着鱼蜥般特征的动物,向着雾潮拱起的一片片幻影对撞而去。

    幻影和声波般的浪潮交织对撞,激荡起了并不和谐的奏鸣曲。

    并非战争而远胜战争的对抗中,一道道血肉巨柱带着花苞生长出来。

    一个个身影,重新以血肉生灵的姿态,落于大地之上。

    ps:作息时间已经崩溃了,老是两三点才码完字,然后困得要死去上班,摸鱼打瞌睡,哪天被炒了鱿鱼也觉得不奇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