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我小说阅读网 > 不负青春韶华不负卿 > 第十四章 疯狂的股市
    大盘股持续不断地登录A股市场,紧缩政策也在紧锣密鼓地出台着,美国的次贷危机正向全球蔓延,中国的股市却依然在滚热地翻腾着。此刻的股票市场已经疯掉了!一星半点理性的声音,很快就会淹没在一片狂欢中。

    “股市有风险,入市需谨慎。”王雨清的营业部大厅里依然在循环播放着这句风险提示语。但这句话此时却像极了夏天的知了,任凭你如何口干舌燥地叫喊着,却只会带来噪音,没几个人听得进去。

    “你的股票涨了多少?”散户A问散户B。

    “涨了5%多点。”散户B说。

    “我的两只股票都封板了!”散户A得意地说。

    散户B听完,有点泄气。“你是怎么抓到涨停板的啊?”散户B想取取经。这年头,没抓到涨停股,都不好意思说自己在炒股啊!

    “死了都不卖,不给我翻倍不痛快,我们散户只有这样才不被打败,死了都不卖,不涨到心慌不痛快,投资中国心永在。……”散户C的手机铃声响了,一群人的目光被吸引过去,看来这是一首备受欢迎的手机彩铃。

    “有什么消息?什么?买ST股,越ST越有投资价值?好的,我知道了。”散户C挂断电话,就开始电话委托买入刚才谈论的那只股票。

    “ST只有5%的涨幅啊,你这不是每天要少赚不少吗?”散户B问。

    “可是我的资金已经不多了,只有这只还便宜点,能够买1手的。”散户C说。

    “刘大妈,我又来加仓了。”老纪是刘大妈的忠实粉丝,一进营业部交易大厅,就笑嘻嘻地迎上刘老太。

    “小纪,你前段时间不是刚说你没资金了吗?这会又从哪弄到一笔钱啊?莫不是抢银行了?”刘老太看到小纪这股子兴奋劲,调侃着。

    “抢银行?你没看前几天的新闻吗?某地公安部门在大马路上挂出了一段公益广告,上面写着“抢劫不如炒股”。这年头,贼都懂的炒股比抢劫来钱快。”小纪说完,哈哈大笑。

    “那你的钱从哪来的?”刘老太充满好奇。

    “我啊,把我四环的那套房子抵押给银行了,利用银行的信贷杠杆再追加一部分资金,看这行情,很快就会获利还贷。我够聪明吧?”小纪为自己从高人那里获得的点子得意洋洋。

    “你疯了?股市最忌杠杆,你就不怕万一有个闪失房子收不回来了吗?”刘老太赶紧提醒。她虽然很看好后市行情,但是不借钱炒股,不利用杠杆炒股是她的基本原则。

    “我这算什么,还有人比我更狠,利用‘加按’炒股,没听说过吧?”小纪故作神秘。

    “啥是加按?”刘老太不明白。

    “最近几年,房地产也大涨,房价普遍大幅升值,有人就把正在按揭的房子重新做了估值,这样就可以贷出更多的款,这部分钱再进入股市。”小纪解释道。

    “闻所未闻,这些人恐怕都疯了吧?”一向乐观的刘老太听小纪这么一说,后背有点发凉。她此时想起了王大爷的话,也隐隐预感不妙,她好歹也是90年代就进入股市的老股民了,最基本的理智还是有的。

    “刘大妈,你这就不懂了。”散户D听到刘老太和小纪的聊天,接过话说:“虽然今年银行连续几次加息了,但还是很低。你看看,现在北京四环外的房价都已经是万字打头了,咱们那点工资,什么时候才能买得起房子?老百姓还要生儿育女,读书吃饭,万一再得个大病去趟医院,辛辛苦苦积攒了多年的储蓄就没了,不趁着现在行情这么好,多捞一点怎么行?现在是饿死胆小的撑死胆大的。”

    “对呀,刘大妈,你不还经常笑王大爷胆子小嘛,你这会胆子怎么也开始变小了?”小纪附和着。

    “我是看不懂了,虽然我也坚定地看到8000点,至少奥运之前应该不会有大跌行情,但是不代表中途不会出现调整,你们这么炒法,风险很大啊!”刘老太有些担忧。

    正在这时,刘老太电话响了:“喂,于洋啊!”

    “刘奶奶,我的证券公司经理强烈建议我卖出股票,说现在风险很大,我想听听你的建议。”于洋在电话里问刘老太。

    “你想卖就卖吧,我啊也看不懂现在的股市了。”刘老太给于洋说。

    “您不是告诉我说能上8000点吗?”于洋有些不甘心,也似乎刘奶奶并没有给自己想要的答案。

    “即使能上8000点那也不是一蹴而就的,中间应该会出现调整。你现在资金量小,经不起调整折腾,搞不好就跌去百分之三四十。你没经历过前几个月的深度调整,体会不到那种煎熬啊!”说起几个月前的那次调整印花税,差点把她的养老金都搭进去了,刘老太就心有余悸。

    “好吧,听刘奶奶的。我先出货了,等需要进场时麻烦刘奶奶提前通知我一声啊!”于洋挂断电话,他打算过几天等多赚点钱再卖出股票。

    刘奶奶走到交易大厅电脑跟前,卖出了自己大部分的股票,既然看不懂,她决定先出来,等下一次调整再进入。

    “哇!黑马!”散户群里有人大叫一声,好几个人赶紧去围观。只见屏幕上的股票一瞬间一根线就直奔顶部冲去,几秒钟就封在了涨停板上。

    刘老太望了一眼围观的人群,“看不懂啊看不懂。”说完摇摇头离开了散户大厅。

    “中国人民银行再次上调存款准备金率。”证券营业部的电视上正在播报着这条新闻,此刻的交易大厅里,散户正在热火朝天地讨论着股票,大家都在纷纷猜测谁会是下一只黑马股,没有几个人注意到这条新闻。

    “有什么小道消息吗?”散户A问散户B。

    “听说现在都在炒ST股了,你看上次那个人买的ST,”散户B用手指了指散户C,“我还说他每天最多只能赚5%呢,结果人家这段时间都赚5个涨停板了!”散户B有点懊悔,早知道当初跟着他买就好了。

    “现在股票都好贵啊,感觉遍地是黄金的日子过去了。”散户A说。

    “所以现在要么买ST股,要么买黑马。可是黑马只有涨起来才知道哪只是黑马,只有买ST了。”散户B说道。

    “刘大妈也不在了,她要是在的话,没准还能请教一二呢!”散户A看到刘老太不在交易大厅了,心里有点没底,“你说股市不会真要调整吧?感觉有点涨不动了。”

    “你看你看,轻松跨过6000点了!毫不费劲嗖的就冲破了!”散户B兴奋地指着大屏幕。“你别自己吓唬自己了,王大爷、刘大妈走就走吧,他们是90年代的老股民,吃过暴跌的亏,你没听过吗?股市要涨到8000点呢!拿好就是。”

    “可是新闻说了,央行再次上调存款准备金比率啊!”散户A还是有些担心。

    “哎呀,今年都调过几次,加过几次息了?哪次不是越调越涨?”散户B不屑地回答。

    没有人知道,在股指冲过6000点后,一轮大规模的调整悄然而来。

    看到于洋今天已经全部清仓,雨清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她正在陆陆续续地打电话提示着自己的其他客户注意风险,降低仓位。

    天色暗了下来,又是忙碌的一天,雨清伸了伸胳膊,扭了扭脖子,好累啊!她想起自从上次和关璐、思怡聚过后,好久都没联系过思怡了,也不知道她最近怎么样。上次说想开户做股票,她也没来,自己也没时间过去,也不知道她有没有在其他地方开户炒股。

    “喂,思怡,最近怎么样,想你了。”雨清在QQ上问。

    “你还记得我啊,大忙人。”思怡满是埋怨的语气。

    “最近工作实在太忙了,忙不完的开户,分析股票,销售基金,各种开会,我头都大了,连续几个周末都没休息了,哪能跟你比啊,在学校没事读读书,谈谈恋爱,多好!”受过工作的累和烦,雨清更觉学生时代实在太美好了,说到谈恋爱,自己又有点后悔了,大学时光忙着学习,也没找个男朋友,这一毕业工作,整天忙的要死,哪还有时间精力再找男朋友啊!

    “对了,你和你的高晗怎么样呀?是不是每天泡在蜜罐里乐不思我啊?”雨清还是一贯的挤兑语气。

    “本来我也想在你这里开个户做股票呢,你一直忙,我也没空过去,太远了。我留了一部分生活费,剩下的钱都交给高晗了,他有股票账户,可以炒股。”思怡回复。

    “你把钱交给他炒股?那他怎么给你分红的?赚的钱怎么分成?”雨清突然有一丝警惕。

    “他说等赚够了就把本钱还我,平时赚的钱也会给我买小礼物呀!”说到这里,思怡一副喜滋滋的表情。

    “你听我说,让高晗近期降低仓位,现在股市风险很大。你最好找个时间把你的本金拿回来,听见没?万一赔了怎么办?”雨清替思怡担心,赶紧提醒到。

    “好的,我告诉晗晗让他近期卖出一部分,不过我不打算要回本金了。”思怡回。

    “为什么?那是你的钱啊!”雨清感觉思怡太单纯了,怕是恋爱中的小女生冲昏了头脑。

    “晗晗他家庭条件不太好,一直以来都是他妹妹打工供他读大学,他又好面子,不可能勤工俭学,我家里有钱,这个本金我就当送给他好了,反正我没有的话,我爸随时会打给我的,你就别为我担心了,我家晗晗可是干大事的人。”

    听思怡这么说,雨清再一次细细端详了上次思怡发过来的高晗照片,她隐隐有种不太好的感觉,她感觉高晗找思怡不全是因为爱,里面会不会掺杂着其他东西,比如思怡单纯不设防,思怡家里有钱……她越想越害怕,担心高晗以后会负了思怡,哎……雨清叹了口气,都说这恋爱中的女子,智商为零。但愿自己的感觉是错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