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我小说阅读网 > 不负青春韶华不负卿 > 第十五章 思怡的校园生活
    不知不觉,跨入大四有一段时间了,思怡明显感觉到周围的同学和暑假前不一样了,好像大家都有要忙的事情。

    宿舍其余的三个女孩,来自江苏的小林正在挑灯夜读准备考研,来自浙江的小冯也正在积极备考国家公务员,北京的小胡,家里已经给安排好了工作,天天上课也见不着人,据说现在已经去公司实习了,看样子到大四毕业也见不着几次面了。

    爸妈在老家也给思怡安排好了工作,就等着她毕业过去上班了。在一家大的事业单位,有编制的那种,据说是做行政工作,轻松不累。“不就是去做一条咸鱼嘛。”思怡想,那种一眼能望到头的工作她不喜欢。刚才爸爸打电话又让思怡考虑回去工作,为这事,思怡正躺在宿舍的床上闷闷不乐。

    “思怡,下来吧,我有事和你说。”思怡收到来自高晗的信息。

    “好的,你稍等我一下。”思怡赶紧从床上下来,收拾了下着装,整理了下头发,高晗说过他最喜欢思怡美美的样子。

    “什么事呀?”思怡走出宿舍楼,一眼就看到了门口的高晗。

    “近期学校给我安排了家单位实习,如果表现好的话就有机会留下来,有可能也会解决北京户口。据说这届实习生里面,有不少清华北大的学生。我一定要抓住这次机会好好表现。以后我会很忙,估计也照顾不到你了,你要照顾好自己。”高晗望着思怡,自信满满的脸上表现出一贯的志在必得。

    “什么时候去呀?离这里远吗?”思怡问道。

    “下周一开始上班,还挺远的。”高晗说。

    “那我以后每天还能见到你吗?”思怡问。

    “见我干嘛呢!你就没事做了?都大四了,该考虑以后了。跑跑招聘会啊,投投简历啊,准备准备毕业论文啊,给自己充充电呀,这些还不够你忙的吗?”高晗觉得思怡不够独立,对他过于依赖,他就不喜欢她这一点。

    “哦。”思怡还想说点什么,看到高晗这个样子,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

    思怡感觉到高晗自从暑假返校后,对她的态度明显有些不耐烦。可能上了大四,大家多多少少都会有些浮躁吧,毕竟这是继高考后又一人生的重大转折点。

    “晗晗,雨清让我告诉你抓紧卖出股票,说现在风险很大。”思怡忽然想起雨清的话,连忙告诉高晗。

    “乖宝,现在还不是卖出的时候,据可靠消息,奥运会之前股市不会大跌,可能会攀到珠峰。”高晗不同意雨清的建议。

    “可是雨清是专业人士呀,她对风险的预判能力总比你强吧!”思怡一向都很信任雨清。

    “听我的没错,思怡。咱们现在都上大四了,接下来很快就要面临毕业后工作的事情。你也知道我一直以来都渴望留在北京,我还想把以后的家也安在这里。这样的话,咱们毕业后就要面临着房租、生活费用等等一系列的问题,开销大着呀,不趁现在股市行情好,多赚点,到时候怎么生活。”高晗双手扶在思怡的肩上,望着思怡的眼睛,慷慨激昂地陈述着自己的想法。

    “你说的很有道理,不过你说的这些费用都不成问题,我可以让我爸爸打钱呀!”思怡觉得高晗过于操心了。“何况……”思怡正想将爸妈在老家已经给自己安排好工作的事说给高晗,让他给出出主意。对于高晗早就吹风毕业后想留在北京安家的打算,其实思怡心底里也是默认的。

    “好啦!”高晗打断了她的话。“思怡,你知道的,我和你在一起不是为了钱,我也不会花你爸爸的钱,我是男人,我需要自己挣钱来养活心爱的女人。”听到高晗这句话,思怡心里瞬间美滋滋的,她崇拜地望着高晗,未说完的话也便丢到一边了。

    恋爱中的小女子啊,你的名字叫柔弱。与高晗在一起2年多,从最初的被宠得可以无原则,到龃龉中两人互有谅让,再到现在凡事高晗主动张罗拿主意,不知不觉中思怡蜕成了爱情的小绵羊,处处迁就着他的高晗。何况,她的高晗是如此的卓尔不群,做主持人的机变和灵动,即便思怡使小性子抑或闹情绪,高晗往往也能三言两语就给糊弄了过去。

    “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高晗问思怡。

    “做简历,找工作呀。”思怡觉得高晗要留在北京,她肯定也不会选择回老家的,干脆也就不提爸妈给自己安排工作的事了。

    “你没考虑过考研或者考公务员吗?”高晗追问道。

    “没这个打算,我想早点进入社会,不想再啃书学习了。”思怡嘟囔着嘴。

    “其实以你的条件更适合选择继续充电的,毕竟你和我不一样,不用考虑家庭条件,也能输得起,而我不行,我家里经济状况不太好,需要早点出来赚钱,由不得自己做选择。不过既然你都已经决定找工作了,那好吧,祝你早日找到满意的工作。”高晗想让思怡考公务员或者继续读研的目的很明确,那就是他听说如果考上北京的公务员好像可以解决北京户口,如果考研的话,出来找到好工作的概率也更大一些了。总之,他不想思怡太过依附于自己。

    “那我先走了,挺忙的,你回去吧。”高晗说完,转身就走了。

    望着高晗远去的背影,思怡突然有了种不好的预感,她感觉高晗正在逐步离她远去,她试图伸手去抓,却无能为力。

    “喂,雨清,最近怎么样呀?”在原地怔了一小会,思怡整理思绪,打电话给雨清。

    “最近没那么忙了,我已经通知自己手里的所有客户减仓了,听不听是他们自己的事了。对了,你告诉高晗减仓的事了吗?”雨清问。

    “我说了,他不听我的。”思怡叹了口气。

    “他什么意思呀?”雨清问思怡。

    “他说想为毕业后的生活多赚点钱。对了,他最近去实习了,听说还是家很厉害的单位。”思怡告诉雨清。

    “那你最近在忙什么呢?”雨清问思怡。

    “我打算开始做简历找工作,跟咱们雨清靠拢,早点杀入社会这个大熔炉。”思怡在电话里笑着说,“不过看起来晗晗更希望我考公务员或者继续读研。”

    “这主要取决于你了,自己的路要自己选自己走。”雨清告诉思怡。

    “我还是想早点工作,实在不想啃书本了,如果感觉不合适了还可以再考研或者考公务员呀。”思怡看到她们几个都工作了,心里早就痒痒了。

    “雨清,我有个事想给你说,”思怡压低声音,“我感觉好像高晗在渐渐离我远去,我抓不住他。”

    “你抓他干嘛呢!”雨清笑着反问思怡,“任何时候,做好自己,其他的就别管那么多了,一切随缘。不管你们两个人以后会怎么样,我都希望你能好好的,别受伤害。”这个高晗,从照片中就看得出来,他绝不会甘于平庸,是那种典型的“玉在匣中求善价,钗于奁内待时飞”之辈。在雨清看来,单纯的思怡与高晗本不是同一路的人,如果他俩最终分道扬镳,对思怡而言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高晗走了,以后要独自面对这一切了,思怡想到这里,忍不住又泛起自责,或许以前自己确实太过依附于高晗,或许是自己甘愿处处迁就高晗,所以他才会对我表现得越来越不耐烦吧。

    思怡想起她和高晗刚认识时的情景,那时候她正漫步在校园的林荫小道上,忽然一阵悦耳动听的男音娓娓传来,只见一个高高的男生正独自一人在校园的角落里,声情并茂地朗诵着徐志摩的《再别康桥》:

    “轻轻的我走了,

    正如我轻轻的来;

    我轻轻的招手,

    作别西天的云彩。

    那河畔的金柳,

    是夕阳中的新娘;

    波光里的艳影,

    在我的心头荡漾。

    ……”

    思怡望着正在全神贯注朗诵着的男生,她油然想到了安晨,记得高中时安晨也经常在校园广播站朗诵这首诗。男生发现她后,对她微微一笑,那上扬的嘴角,好像安晨啊!思怡的心猛地一动,怦怦直跳,她有点不知所措地怔在那里。男生显然也被眼前这个美丽的女孩吸引住了,两个人四目相对……

    想到这里,思怡不禁轻轻地问自己:当初喜欢上高晗是因为他长得像安晨,还是单纯因为高晗这个人?她也说不清,反正她觉得他俩像,但好像又不太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