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我小说阅读网 > 不负青春韶华不负卿 > 第二十章 纪先生要跳楼
    于洋从医院失魂落魄地返回到公司,他怔怔地望着还在继续下跌的上证指数,刘奶奶走了,股票也该清仓了,这大半年来就像是做了一场黄粱梦!梦醒了,一切都结束了。

    他偷偷打开交易软件,看着账户里那仅剩的一点股票市值,他痛下决心,选择了全部清仓。我再也不玩了!于洋想:等资金明天回到了银行卡里,就立马去办理销户手续。

    看着账户里静静躺着的可怜巴巴的总金额,就剩那么一点了,他不禁又想起了半年前最高峰时的总资产,不禁感叹:那时候可比现在多了好几倍,如今连个响都没有,就这样凭空消失了?

    于洋越想越悲愤,他不想就这样算了,他决定去证券公司找王雨清理论,顺便让她承担一点损失!

    于洋气势汹汹地来到雨清证券营业部的交易大厅,双手叉腰在那叫嚣着:“王雨清!你给我出来!”

    众人纷纷过来观望,在悄悄小声议论着:这男的是谁?发生了什么事?

    雨清听到嚷叫声从办公室出来,看到了于洋,赶紧走上前去,纳闷地问:“于洋,你这是怎么了?”

    于洋一把推搡了王雨清,气呼呼地嚷着:“我不炒股了,你还我的本金!”

    雨清赶紧劝阻:“于洋,有话咱私下里说,别在公共场合大吵大闹,影响多不好!”

    “这会知道怕了?我告诉你,我现在可是没什么好怕的了,反正我已经亏得就剩底裤了,”于洋越说越激动,干脆一屁股坐在地上撒起了泼,“你们证券公司只知道挣钱,客户都亏成那样了,还有脸继续开门营业,麻溜的,赶紧把钱退给我!”于洋一边说一边做出伸手要钱的样子。

    “你!”雨清没想到于洋是这样的蛮不讲理,她气呼呼地望着赖在地上的于洋,“你能不能讲点道理,当时赚钱的时候也没见你分我一点啊!下跌之前我也提示过你风险了,如今亏钱了就过来闹,亏我们还是同学呢!”

    “这人怎么这样啊,哪有做股票亏了让证券公司还钱的。”

    “是啊,真是赖皮,他就是看人家是个小姑娘,觉得好欺负吧?”

    “股市有风险这句话谁都知道,都是成年人了,还耍小孩子脾气。”

    ……

    围观的股民你一言我一语,都纷纷指责于洋。

    正在于洋和雨清双方剑拔弩张之际,有个股民慌慌张张地跑进交易大厅:“不好了!大事不好了!”

    “你慢点说,发生什么事了?”其中一个股民问。

    “有人站在营业部楼顶上,好像要跳楼。”跑进来的那个人气喘吁吁地说。

    “什么?”众人听罢,纷纷跑出交易大厅,来到营业部门口,抬头朝楼顶望去。

    于洋听到这个消息,也顾不得撒泼了,一骨碌从地上站起来就往外走。雨清也赶紧跟了出去。

    “喂,你先下来,别做傻事,没有过不去的坎。”

    “是啊,你下来吧,命是自己的,没啥大不了的事,都会过去的。”

    ……大家在纷纷劝说着楼顶上那个人。

    “咦?那不是纪先生吗?”人群中有证券公司的人认出了老纪。

    “对对!那不是纪大叔嘛!”散户A也认出来了。

    “喂,纪大叔,你先下来吧。”散户B朝楼顶大声呼喊着。

    此时人群中已经有人报了警。

    “纪大叔?我听刘奶奶提起过,好像也是重仓中国能源,哎,真是同命相怜。”于洋想起刘奶奶在世时给他提过这个人,顿时充满了同情。好死不如赖活着,你看我全仓都没有跳楼,虽然今天来证券公司闹,其实也就是看不惯王雨清,故意气气她,出一口恶气。

    看来我得上去劝劝他。于洋想到这里,就开始往楼梯间走去。

    雨清看到于洋要爬楼,她怕于洋有样学样,急忙招呼散户A、散户B和她一起跟在了于洋的后面。

    爬到楼顶,于洋一边缓慢地向老纪走过去,一边和老纪聊着天:

    “你就是纪大叔吧?我听刘奶奶提起过你。”

    “你是谁?”老纪问。

    “我叫于洋。”

    “我听刘大妈提起过你,说你满仓中国能源。我是把房子抵押贷的款啊!咱俩真是同命相怜啊!”老纪悲咽着说。

    “刘奶奶今天去世了你知道吗?”

    “什么?你再说一遍。”老纪愣住了。

    “我是说今天刘奶奶去世了,我去医院送了她最后一程,刚回来。”

    “刘大妈去世了?刘大妈去世了!”老纪听到这个噩耗,呜呜地大声哭了起来。

    “其实我和你一样难过,咱俩心情是一样的。”于洋走到楼边上,“你先下来吧,咱俩聊聊。”

    “我不下来,你想和我聊什么?”老纪依然在楼顶的边沿站着。

    “好吧,你不想下来就那样站着,我先坐下了。”于洋说完就坐在了地上。

    “我今天下了狠心,全部卖出了,打算明天资金回到银行卡上就销户。”

    “那是你的事,你给我说这个干什么?”

    “刘奶奶住在ICU病房时,我去看过她,你知道吗?看到那样一个乐观的老太太,就那样静静地躺在病床上,浑身插满管子,人事不省。关心着她的家人朋友在病房外痛苦万分,刘奶奶的儿子满是自责,他觉得是他没照顾好刘奶奶,刘奶奶才变成这个样子的。”于洋说到这里顿了顿,他看了一眼纪大叔,发现纪大叔此刻正在专心地听他讲着,于是他又继续说道,“如果你从这跳下去了,你知道你的家人会有多伤心多痛苦吗?”

    “我把房子都抵押给银行了,眼看着赎回无望,我们全家很快就会露宿街头,这一切都是我造成的,我没脸见他们啊!还有我那读中学的儿子,他还不知道这个事,他要是知道了,还不得恨死我啊!我还不如死了算了。”老纪一想到这些,就恨不得一死了之。

    “那您更不能死了,你想啊,银行现在不是还没收回你的房子吗?这说明一切还有救,只要人活着,总会找到解决的办法,如果你真要死了,你们家的房子可能真的要被银行收走了,你家人就真的只能露宿街头了。”

    听到于洋这么说,老纪有点动摇了,他从楼顶边沿往里面缓缓地挪了几步。

    “当我看到刘奶奶身上盖着白布,我忽然意识到人死了真的就什么也没有了,房子、车子、股票、钱财、子孙等等都与自己无关了,只剩下火化后那个小小的骨灰盒。人啊!这辈子,争啊抢啊的,图什么呢?”于洋说完,又转头看了一眼老纪,不知何时,纪大叔已经挨着于洋坐了下来。

    “是啊!图什么呢?于洋,你还没结婚吧?”老纪问。

    雨清和散户A、散户B看到他们俩这个样子,知道接下来应该没事了,他们悄悄地下了楼。

    “还没有,有个从高中就开始谈的女朋友。”

    “好啊!好好珍惜吧,小伙子。听你刚才那么一说,我想起了我的儿子,我不能跳楼啊,我得好好活着,我不能让我的儿子觉得他的爸爸是孬种啊!你说得对,房子不是还没被银行收回吗?我得想办法把这个窟窿补上。中国能源,去他的吧!我也准备把后面补的股票全抛掉,再找亲戚朋友借一部分钱把房子赎回来。留出中的那一千股不卖,用来时时刻刻警示着自己,人不能太贪。如果我这一辈等不到回本,我就传给我儿子,我孙子,也警示着他们!回想当初,如果我中了1000股后面不做补仓的话,我到现在也没亏损啊,只怪我太贪。”老纪终于想明白了,他不会再求轻生,他要好好地活着。

    “也怪我太贪,在6000点的时候我其实已经清仓了,如果不是想着发大财全仓买入中国能源,我现在已经有不少盈利了。”于洋也意识到了自己惨亏的根本原因,还是因为贪婪。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而自己却把矛头对准了王雨清,丢人现眼,实属不该。

    “小兄弟!谢谢你!救了我一命!你今天来营业部干嘛来了?你不是今天卖出的股票,明天才能办理销户吗?”老纪问。

    于洋挠了挠头不好意思地说着:“你就当我今天来是专程过来救你的吧!或许也是刘奶奶在天有灵。”

    老纪听后,十分受用,感激地搂着于洋的肩膀,他望着天边,感觉自己又重获新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