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我小说阅读网 > 不负青春韶华不负卿 > 第二十三章 灾后重建
    早上8:15分,是雨清所在的证券公司营业部进行例行晨会开始的时间。

    “各位同事都到齐了吧?”赵经理环顾了一圈会议室,清了清嗓子,继续说道:“好,那咱们开始晨会。今天这个会比较重要,我先给各位说一下会议议程。”

    赵经理走到会议讲台中间,拿起前面桌子上的一个红色的方形纸箱,继续说道:“这个是捐款箱。各位同事都知道,前几天汶川发生了特大地震,死伤很大,损失惨重。我们国家历来秉承一方有难八方支援,灾后全国上上下下迅速行动,捐款、捐物、捐人力。咱们公司也不能落后,按照总公司的安排,这几天全国所有的营业部将统一行动,完成善款的募捐活动。这里设有一个捐款箱,待会散会后,各位同事依次排队,来前台奉献爱心,数额随意。”

    “会议第二项,鉴于目前的股市行情,公司新增设一个岗位:挽留岗,这个就由周姐负责。近期咱们营业部销户人数明显增多,客户流失率不断攀高,公司资产总量在持续减少。为此,公司将考核指标调整为现在的考核销户数和引进资产量。如果哪位员工的客户销户人数明显增多,那么将会扣除相应的绩效,如果想要增加创收,就得多多引进资产。”赵经理说到这里,抬头环视了一圈,“各位有什么异议吗?没有就全票通过了。”

    “好,现在开始募捐活动,先从右排第一个同事开始,捐完就可以回去工作了。”

    自从“5?12”汶川大地震以来,举国上下悲痛万分。还记得那天下午,雨清正在办公室里工作,忽然觉得一阵眩晕,头顶上的灯在左右摇晃,这时候她听见有同事大喊一声:地震了!随着这一声喊叫,雨清立刻回过神来,她看到周围有同事已经在陆陆续续地往外跑了,她也赶紧紧随其后。

    后来新闻播报震中四川汶川发生了8级特大地震,波及大半个中国。雨清无法想象北京离四川那么远,依然能强烈地感受到地震的威力,处在震中的汶川又会变成什么样?她无比牵挂着那里的人们。

    后续新闻报道不断传来,那些惊心动魄的画面,那些在废墟中挣扎的同胞,以及解放军战士徒手解救废墟下被困的人员,冒着大雨,走在泥泞不堪的满是废墟的路上,冒着生命危险去现场坐镇指挥……

    每当看到这样的画面,雨清都感到揪心的疼。现在公司组织集体募捐,雨清想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帮助那里受灾的同胞。

    随着前面的同事陆续募捐完,轮到了雨清,她把自己身上全部的现金捐了出去,她怪自己身上的钱带的太少了,她想:如果赵经理能提前通知一声的话,我一定要去银行多取出一些钱来。

    等雨清回到工位上,她打开QQ,在“北漂四姐妹”群里说她们公司组织捐款的事了。思怡说她们学校也组织捐款了,她捐了一个月生活费,关璐说她们医院也组织捐款了,由于小菊目前还没找到工作,就把钱给了关璐让她代捐。

    看到大家都这么踊跃捐款,雨清觉得生活在中国真的幸福!危难时刻,有解放军战士的挺身而出,有全国亿万同胞爱心助力,这样的国家,何愁不会走向繁荣强盛?

    趁着中午休息时间,雨清去了趟银行,又取出了半个月的工资,她打算下午去找赵经理谈谈。第一是觉得自己早上捐的太少,还想要多捐出一部分,第二是她觉得早上赵经理讲的考核内容有些不太理解,想去请教一番。

    望着外面排起的长长的队伍,雨清知道他们都是来销户的客户。也说不清从何时起,营业部销户的客户开始多了起来,甚至于又像半年以前那样排起了长队。现在这行情,如果公司强行挽留的话,她觉得有些不妥。

    “咚咚咚……”雨清轻轻地敲了敲赵经理办公室的门。

    “请进!”赵经理抬头一看是雨清,笑着问,“王雨清,有事?”

    “赵经理,我觉得早上捐的钱太少了,我想再捐点,以尽绵薄之力。”雨清说着,就从上衣口袋里拿出了一沓百元大钞。

    “我先替灾区同胞谢谢你了啊!我这会正打算去总部送善款箱呢!”赵经理一边说一边接过雨清手中的钱,放进了募捐箱里。

    “另外,我还有一事不明,想请教赵经理。”雨清低着头,有点不好意思开口。

    赵经理看出了雨清的为难,缓声说道:“雨清啊,有事坐下慢慢说,别紧张。”

    雨清思忖了一会,抬起头,向赵经理道出了自己的疑惑:“咱们公司为什么要设立挽留岗呢?不是开户销户都是客户的自由吗?另外,现在这种行情,强行挽留客户,还要引进资产,是不是不妥呀?”

    赵经理望了雨清一眼,笑着说:“我就知道你一定会过来问我的,早上开会讲到考核标准的时候,我看见你皱了眉头。来!先喝水!”赵经理一边说着,一边递给雨清水杯。

    雨清连忙站起身,接过杯子并道谢。赵经理继续说道:“你能专门过来再送一次募捐善款,我很感动!你看,地震后需要重建,咱们股灾后也需要重建啊!咱们是干证券这一行的,股市单边下跌是系统性风险,不是我们能左右得了的。但是既然是干理财的,就得为客户着想不是?”

    雨清听后点了点头:“赵经理说的对!既然是为客户考虑,为什么还要挽留客户,还要引进资产?”

    赵经理笑了笑说:“王雨清,你这就不懂了吧?涨起来的是风险,只有跌下来的才是机会啊!如今绝大部分股票相对于去年最高点已经腰斩,你再看看现在两市的股票,相对于半年前是不是便宜了很多?”

    雨清点了点头:“是的,有的股票已经跌去了一半,有的甚至跌去了三分之二。”

    “所以啊!现在正是遍地是黄金的时候啊!这时候大家伙却都在排队等着销户,等回头股市涨起来,再排队开户,一味的追涨杀跌,你觉得还会赚到钱吗?”

    雨清听后,忽然又觉得赵经理说的不无道理,积压在心中的不解与埋怨消了许多。

    看到雨清似懂非懂地点着头,赵经理接着说:“现在考核资金量呢,是公司新推出了三个月和六个月的理财产品,年化收益率比银行定期高出3个百分点,目前在市场上属于高收益率产品,还是很有吸引力的,你已经连续两个月考核不达标了,可要好好干呀!我可听说……”赵经理说到这,把剩下的一半话咽了回去,“算了,不说了,总之好好工作吧,别想其他的。”

    “好的,赵经理,那我先出去了!”雨清退出了赵经理的办公室。

    “雨清,赵经理找你聊了什么?”和她一起入职的小吴赶紧凑过来问。

    “没有什么,就是我趁中午休息的时候又去银行取了一些钱放进了捐款箱。”雨清平静地说。

    “哇!王雨清,你真伟大!”小吴用崇拜的眼神望着雨清。

    “好啦!别这么看我,怪不好意思的。”被小吴这么一说,雨清的脸都有点红了。

    “我还以为赵经理找你是给你说裁员的事情呢?”小吴撅着个嘴。

    “裁员?什么裁员?”雨清一下子愣住了。

    “你没听说吗?现在好多证券公司都在裁员呢?前几天赵经理给我说,总公司新下发的通知,如果连续三个月考核不达标就要自动走人了。”小吴说到这里,沮丧地低下了头,“我已经连续两个月考核不达标了。”

    “刚才赵经理那咽了一半的话莫非是裁员的事?”雨清想到这里,倒吸了一口凉气。

    自己也已经连续两个月业绩不达标了,看来凶多吉少啊!

    雨清望着周姐在那忙上忙下,听着周姐为了挽留客户那已经嘶哑的声音,她忽然觉得在这种举国同灾的大环境下,大家活着都挺不容易,慢慢熬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