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我小说阅读网 > 不负青春韶华不负卿 > 第二十七章 关璐结婚遇阻
    关璐望着墙上的挂钟:“都晚上10点了,于洋怎么还不回来?”关璐隐隐觉得于洋最近不太对劲,虽然他和往常一样每天早出晚归,但是话却越来越少,情绪也越来越低落。每次问于洋是不是有什么心事,他也总是默不作声。

    “当——当——当——”夜里11点的钟声也敲响了,于洋去了哪里?一晚上关璐拨打了几十次电话了,于洋的手机一直都是关机。关璐心急如焚。

    这时,门突然开了,一股浓烈的酒味扑鼻而来,于洋喝的醉熏熏地回来了。

    “洋洋,你去哪了?怎么关机了?你不知道我很担心你吗?你怎么喝了这么多酒?”关璐看到于洋回来,连忙迎上前去,一边扶着他,一边愠声责问道。

    “璐璐,我心里难受,我好难受啊!”于洋说着就趴在了关璐的肩上,像个小孩子一样呜呜地哭了起来。

    关璐赶紧把于洋扶到床边上坐下,然后去卫生间把毛巾打湿,帮于洋擦脸:“你怎么了?洋洋,你有什么心事就说出来,别憋着,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做我有多担心吗?”

    呜呜呜……于洋还是抱着关璐哭个不停。认识这么多年,关璐还从来没有见过于洋如此伤心难过的样子,她既心疼又担心,不知道于洋身上究竟发生了多么严重的事情。

    “璐璐,对不起,我本来是想给你幸福的,可是我现在什么都没有了,什么都没了……你知道吗?”于洋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诉着。

    “你别太难过了,我什么都不要,只要你能好好的,这么晚了你还不回来,你知道我有多害怕吗?你这万一出个什么事,我该怎么办呀?”关璐一边安慰着于洋,一边用纸巾帮他擦着泪。

    “璐璐,你知道吗?我们公司破产了,我失业了!这段时间我每天假装去上班,其实我是去找工作了,可是我找了很久,都没找到合适的。”

    “这不能怪你,现在工作确实不好找,我听说很多企业都还在裁员呢!”

    “不,璐璐,你听我把话说完,我怕过了今天,我就没有勇气再说了。我刚来北京的时候,踌躇满志,我想在北京扎下根来,我一心想要给你幸福。于是,我拼命工作,也是赶上了好时候,我挣了不少钱。后来我身边的人都在做股票,我也去炒股了,赶上大牛市,我又赚了不少,我憧憬着先在北京付个首付买套房,我好早点把你娶回家。可是天有不测风云,赶上股灾了!也怪我自己太贪心了,我的工资加上前期在股市里所有的盈利,全都没了,都没了,我现在什么都没了……”于洋越说越伤心,那悲怆的模样让关璐心疼不已。

    “我不知道我现在还能给你什么?我本来想给你幸福的,可现在却需要你挣工资来养活,我真的太没用了!”于洋哽咽着,用拳头狠狠地捶打自己的头。

    “洋洋,你不要这样,我不会怪你的。你别太自责了,不管你有没有钱,我都会嫁给你的,我们结婚吧,好吗?”关璐抱着于洋,哭着劝慰道。

    “璐璐,你真的不会嫌弃我穷吗?你真的愿意嫁给我吗?”

    关璐拼命地点点头:“我愿意!”

    于洋止住了哭泣:“可我们结婚住哪呀?没有婚房,我现在身上的钱都不够给你买首饰的,可能连一场像样的婚礼都给不了你。”于洋自责万分。

    “这些我都不在乎,洋洋,我们可以按照老家的习俗先办个简单的婚礼呀!等结完婚,我们回到北京还住在这,至于首饰、婚礼这些,等以后我们有钱了再补上吧,算是你欠着我的。”关璐的眼睛里闪着真诚的光。

    “璐璐,你真好!能找到你做媳妇,我于洋真是三生有幸!”于洋说完,就把关璐紧紧地抱在了怀里,此刻的他,似有一种劫后重生的感觉,又仿佛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男人。

    第二天一早,关璐就在“北漂四姐妹”群里公布了这一特大喜讯。

    “亲爱的姐妹们,我和于洋要结婚啦!”

    “哇!这真是个大好消息啊!恭喜恭喜!”雨清赶紧回复。

    “真羡慕你们有情人终成眷属!”思怡在后面还加了一个羡慕的表情。

    “璐璐,羡慕你终于有了一个属于自己的家了!”此刻长期只身漂泊的小菊,心里也渴望着能早日遇到一个爱自己的男孩,组成一个属于自己的小家。

    “我和洋洋商量了一下,我们先回老家领证,然后再找个时间请大家在北京一起吃个饭,就先不办婚礼了。”关璐发这些信息的时候,幸福溢于言表。

    “那我们仨就等着喝你的喜酒啦!”雨清回复。

    “嗯,我和洋洋确定好时间就通知大家哦!”关璐满满地期许着。

    “嗯嗯,等信。”思怡回复。

    “我就住在你们楼下,随时候着。”小菊在结尾处加了一个期待的表情。

    关璐请了假,和于洋一起回到了南方老家。

    “你和于洋结婚我不反对,但是必须要先有婚房!”关璐妈妈首先站出来反对。

    “妈,可是于洋现在没有那么多钱啊!咱们就别太难为他了吧?”关璐拉起妈妈的手替于洋辩解并求情。

    “在北京没有婚房也可以,毕竟不是谁都可以在北京买得起房的,但是在省城必须要有套房。”关璐妈妈态度坚决。

    “妈……”关璐还想说着什么,被妈妈打断了。

    “我说傻闺女,你如果结婚前态度不坚决些,结婚以后就不可能再有了。”关璐妈妈见自己女儿心思单纯,还不懂得人情世故,作为过来人她得为女儿的未来着想。

    “妈,我们可以先结婚呀,以后再买不行吗?”关璐还想继续为于洋求情。

    “说你傻你还真傻,鱼都上钩了,还会有继续投喂鱼饵的嘛!”关璐妈妈点拨着不开窍的女儿。

    “可你和爸结婚那会,不是也什么都没有吗?”关璐争辩道。

    “是啊,我们结婚那会流行三大件,我一时心软,没给你爸他们家要,结果呢?后悔了一辈子啊!我可不想让我的女儿重蹈我的覆辙。”关璐妈每次提起这事,就一肚子窝火委屈。

    “都过去这么多年了,璐璐都快要嫁人了,你还在耿耿于怀咱们的旧账。”为了这事,关璐爸大半辈子没少挨关璐妈的数落埋怨。

    关璐看到妈妈态度坚决,家里纷争又要起,也不好再说什么了,悄悄退回到了自己的屋子里。

    她悄悄地给于洋发了条信息:“洋洋,我妈妈坚决不同意咱俩就这样结婚,她的条件是必须要有婚房,不管是在北京还是在咱们省城。”

    “天啦?那现在怎么可能买得起?要不你把户口本偷出来咱俩先把证给领了吧?”于洋回复。

    “这样怎么行?我妈知道了非打死我不可。”关璐回。

    “要不我这两天带我爸妈去你家一趟,看婚房这事还能不能再商量商量?”于洋问。

    “嗯,这样也好,那我就在家等你们哦。”关璐回。

    “好的,几天没见,想死你了。”于洋又追了一句。

    “讨厌,那过两天见。”关璐一脸娇羞的回复,祈祷着两天后的重要会面能出现转机。

    两天后,于洋带着自己的爸妈,如约来到了关璐家提亲。

    “我说璐璐妈,你看我们两家这都快要成为一家人了,两个孩子也这么相爱,咱们做大人的强行拦着可不太好吧?”于洋妈先开口对关璐妈说。

    “我没反对他们俩结婚,我也挺喜欢于洋这孩子的,但结婚是人生大事,总得先在北京或者省城买套婚房吧。我可不能这么草草地就把闺女交出去。”关璐妈还是坚持自己的意见。

    “璐璐妈,你看咱们这样的家庭,要在北京或者省城买套房可不是件容易的事,你这不是成心为难人嘛。你看我们在农村老家已经给于洋盖好了新房,当婚房不也挺合适的吗?”于洋妈和关璐妈商量。

    “我辛辛苦苦供女儿读大学可不是要以后继续留在农村生活的,城里必须要有房,不然结婚这事没得商量。我这还有拿着猪头愁找不到庙门的吗!”关璐妈态度坚决。

    眼看场面要陷入僵局,一直没怎么说话的关璐爸这时候站了出来,对关璐妈说:“璐璐妈,买房子是大事情,咱们就不为难两个孩子了。我看要不这样吧”,他又转头朝于洋爸妈商量道,“你们于家要是实在在城里买不起婚房也可以,你们先拿出十万块彩礼钱,并且我们不陪嫁。你们要觉得可以接受,咱们再继续往下商量。璐璐妈,你觉得呢?”关璐爸小心翼翼地征求着关璐妈的意见。

    关璐妈斜眼瞪了一眼关璐爸,皱起了眉头,嘴唇紧闭,没有吭声。

    于洋爸妈看到这样的情景,知道再谈下去让关家做出妥协恐怕不太可能了,为了儿子的幸福,只好满口应承了下来。

    “好!十万就十万,等我们凑够了十万,就过来正式提亲。”于洋爸拿定了主意。

    关璐爸看到于洋爸应承了下来,赶紧打圆场:“你看你们大老远的过来一趟不容易,璐璐妈,赶紧给两位亲家准备午饭。”关璐爸一边招呼着,一边轻轻地推了推关璐妈。

    关璐妈没吭声,径直走向了厨房。

    关璐和于洋见状,也赶紧跟去厨房帮忙。

    等送走了于家人之后,关璐气呼呼地质问道:“爸,你为什么向于洋他们家要十万彩礼钱,而且还不陪嫁?跟卖闺女似的,你怎么那么贪财啊?我难道不是你亲生的吗?”

    “璐璐啊,不是我们贪财,不管是你妈坚持要买婚房,还是我向于家要十万块彩礼,这样做都是为了你好啊。你和于洋现在感情好是不假,但于洋毕竟是个大专学历,现在也没个很稳定的工作,家庭条件也不是太好,爸是怕你以后嫁过去会受累、会后悔。跟他们要这十万块钱,好歹能给你多一个保障,而且也是对于洋起到一个督促的作用,如果他想早点娶到你,他就会努力上进,好好地工作。你放心,这十万块彩礼钱我和你妈是不会花一分钱的,都会如数存到你自己的账户上。”关璐爸用慈爱的眼神望着关璐,对于于洋,他自己是持保留意见的,但是看到两个孩子在一起那么多年,女儿又那么爱着于洋,他也不好过于干涉。作为父亲,他只能为女儿的未来多做一些打算,多留一个万一的退路。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话说关家人为了要彩礼一事好一番推心置腹,于洋家回去后,免不了对关家爸妈的不尽情意一番龃龉,以及就怎么筹到这十万块的彩礼钱一番筹算,同样一宿无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