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我小说阅读网 > 不负青春韶华不负卿 > 第二十八章 雨清失业
    这天,雨清正坐在工位上忙着工作,同事喊了声:“王雨清,赵经理找你。”

    雨清的心猛地咯噔了一下,该来的终究还是来了!

    雨清迈着沉重的步子缓慢走到赵经理的办公室,不长的一段距离,雨清却感觉是自己打有记忆以来最为艰难的一段路程。

    “赵经理,您找我?”雨清低着头打了声招呼。

    “来来来!雨清啊,你先坐,咱们慢慢聊。”赵经理招呼着雨清坐下来。

    “雨清啊,你应该知道我找你是要说什么事吧?”赵经理望着雨清,柔声地问道。

    “嗯,赵经理,我会选择自动离职的。”雨清低着头轻声说。这个情景和结果,其实已经在她心中萦绕了很久,她是有心理准备的,但此刻说出来依然是如此沉重。

    “你也知道,这大半年来,股市一直单边下跌,连个像样的反弹都没有,公司也面临很大的压力。现在总公司把如何增加创收放在了第一位,其次才是裁员,降低运营成本,这也是迫不得已呀。你们这一批招进来的员工,你是唯一一个还继续留在咱们营业部的。你的工作态度和表现都是挺不错的,我本想一直留着你熬过这个寒冬,可是总公司的考核就在那摆着,我也没有办法呀!”赵经理想留下雨清,但是终究扛不住总公司给的压力,以及营业部内部的闲言碎语。

    “我知道的,赵经理,您说的这些我都明白,我也不怪您,说实话这一年来您在工作上没少关照我,要怪只怪我自己的能力确实难以胜任现在的工作。”

    “雨清,这也不能怪你。证券就是靠天吃饭的行业,现在市场行情不好,那些入职几年的老员工手里面资源多,也才勉强能够让他们熬下来,可苦的是你们这些入职一两年的新人,手里面没资源,也没啥社会背景,想要在这种极端行情下生存下来确实很难呐!”赵经理无奈地劝慰着雨清。

    “嗯,我都明白,赵经理,那我……那我什么时候离开比较合适?”雨清问。

    “等过几天吧,让财务把上个月以及这个月几天的工资核算完后。”

    “好的,赵经理,那没什么事我就先出去了。”雨清说完,就打算要离开赵经理的办公室。

    “雨清,你先等一下。”赵经理说着,随手把没关严的办公室的门合上了。

    雨清疑惑地望着赵经理,只见他转过身,来到办公桌前,拉开抽屉,取出了一个文件袋放在桌面上,然后抬起头对雨清说:“总公司刚腾出了一个奥运会志愿者的名额,我赶紧帮你抢占上了。这是工作牌。”赵经理说着,就从文件袋里取出工作牌递给了雨清,“北京奥运会马上就要开始举办了,百年奥运、机会难得,你去做回奥运志愿者,这样也能丰富你的人生经历,说不定对你以后的人生也会有所帮助。”

    “谢谢您,赵经理,我都是要离职的人了,你还把这样的机会留给我,我实在是太感动了!”雨清接过工作牌,感觉眼泪都要掉下来了。她知道,这应该是营业部唯一的一个奥运志愿者名额,而且是赵经理努力争取来的。

    “本来按照总公司的考核标准,你满三个月没达标就应该让你走人的,我硬是留你到现在,没想到行情这么不给力,我也是实在没办法。有句话说得好,人心换人心,汶川地震的时候你能专程再过来送一趟善款,就已经深深地打动我了,如果让你这么善良的一个女孩子都失了业,我于心不忍啊!所以我才为你争取到了这个奥运会志愿者的名额,也算是最后一次帮你吧!对了,这个志愿者的名额,你对公司的其他任何人都不要提起,记住了吗?”

    “嗯,我记住了!谢谢赵经理一直以来对我的关照。不管我以后去了哪里,我都会一直记得您的恩情。”雨清说完,对赵经理深深地鞠了一躬。

    等把所有的工资结算完毕,把剩下的工作也都交接完成后,雨清拿出了一个早就准备好的纸箱,放在工位上,开始逐一整理打包她的私人物品。

    她从抽屉里拿出CFA(注册金融分析师)的学习资料,轻轻擦去上面的浮尘。她想起去年刚入职时,自己还信誓旦旦地准备报考全世界公认的金融王牌证书CFA,结果这一年来,自己光顾着忙工作了,就随手扔进了抽屉,再也没有捡起来过。

    通过前几天和赵经理的离职谈话,她顿悟了许多。证券是一个靠天吃饭的行业,“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是圈内人常讲的一个段子。行情来了的时候,不用费什么力气,就可以干出不俗的业绩,而行情一旦变坏,像她这种没资源没背景的人就得最先出局。虽说自己毕业于名校,可毕竟是本科学历,如果想往更稳妥的中高层爬,想要职业不受市场行情左右,唯有继续考研,考取名校研究生,才有可能彻底改变目前的尴尬处境。

    整理完所有的私人物品后,雨清起身跟同事们一一道别,简单的一句“再见,保重”,彼此尽在不言中。最后跟赵经理道完别,雨清迈着沉重的步子离开了营业部。

    雨清没有径直回家,而是再一次走进了营业部对面的星巴克店。坐在靠窗的座位上,遥望了一眼营业部的大门,想当初自己刚来这里上班的时候,是那么懵懂稚嫩,连调整印花税会对股市产生什么影响都不明白,可笑可笑。

    作为一名中介人员,她通过股票这个万花筒,亲历了这一年来的悲欢冷暖,历历在目,这让她感慨良多。去年下半年那个全民炒股的疯狂时代,那时候营业部门口每天都会排起长长的队伍,那些着急等待开户的客户,如今却销户的销户、巨亏的巨亏,真正在股市里赚到了钱的人寥寥无几。赵经理说的对,涨起来的是风险,只有跌出来的才是机会,如今在这遍地是黄金的时候,营业部门口反而变得门可罗雀。嗯,正应了那句“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雨清心想,但什么是利,其实很多人并没有看得清、把得准。

    斯人斯事如老电影片段一般浮现出来,她又想起了纪先生、刘老太、王大爷、于洋等等这群熟悉的散户,他们的音容依然清晰在前,可如今的命运却迥乎天地,离场的离场,离世的离世。那位可爱的纪先生,应该已经想到办法渡过押房危机了吧?回忆起这一年大喜大悲的经历,他应该会觉得是做了一场梦吧。还有那位睿智的王大爷,雨清打心底里佩服的老人,王大爷走时,她也悄悄跟着赎回了全部的基金,为此幸运地躲过了这场浩劫。虽说这波史无前例的牛市最终以如此惨淡的方式收场,但是她却盈利了不少,或许在这个营业部里面,她和王大爷是那些极少数毫发无损的投资者了吧?

    遥望交易大厅,曾经人挨人、人挤人的热闹情景还历历在目,如今却空无一人,只有几台看软件的电脑在那里静静地摆放着,很久没被人触碰过了,上面已经布满了灰尘。一切都已经物是人非。

    一个人静静地喝完咖啡,雨清抱起纸箱出了店门,站在长长的天桥上,看着脚下宽阔整洁的马路,川流不息的车水马龙,望着大路两边盛开的月季花,这个季节的北京,真美啊!她看到行色匆匆的路人,时不时地从身边经过,或许他们每个人心中都藏着一个梦,他们正在朝着这个梦想努力前行着,那我的梦想呢?雨清眺望天边,若有所思。

    “姐妹们,告诉大家一个不幸的消息,从今天开始,我正式加入了失业的大军。”雨清回到住处后,在“北漂四姐妹”群里汇报自己的最新动态。

    “啊?不会吧?我们的学霸也会失业???”关璐表示异常震惊。

    “雨清,你没开玩笑吧?是真的吗?为什么啊?”小菊也表示不可思议。

    “放平心态,旧的不去新的不来,说不定前方有更好的工作在等待着你,加油!”思怡上次来找雨清时就听她说可能近期会失业,没想到这一天来的这么快。

    “璐璐,你和于洋领完证了吗?打算什么时候返京?”雨清问。

    “哎,别提了,出了一点状况,回去给你们细说吧,我后天的车票。”关璐回复。

    “好的,等你回京后,我们几个一起聚聚,好好聊聊。”雨清刚失业,有很多的话想对姐妹们诉说。

    “好!等璐璐回京了,我们好好聚聚。我好想疯玩一次。”思怡一直没找到合适的工作,心中也正郁闷。

    “好的,璐璐,赶紧回来吧,我都想你了。”小菊回复。

    关璐和于洋返京了!两个人怎么也没想到,本来是开开心心地准备回去领证结婚的,结果又这样灰溜溜地跑回来了。

    在火车上,关璐的头就这样静静地靠在了于洋的肩膀上,于洋用手圈护着关璐的头,一路上两个人都没有说过几句话,各自在想着心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