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我小说阅读网 > 不负青春韶华不负卿 > 第二十九章 否极泰来
    “我们去哪聚呀?”回到北京后的关璐,迫不及待地在“北漂四姐妹”群里问道。

    “璐璐你和小菊来我家,我带大家去一个好地方。”雨清在群里接话。

    “好!我们什么时候过去?”小菊问。

    “这个月8号下午六点。”雨清回复。

    “那不是奥运会开幕的那天吗?”关璐吃惊地问。

    “对,我和思怡商量了下,就特意选的这天。”雨清回复。

    “好!不见不散。”小菊、关璐回复。

    8号下午六点,关璐和小菊如约来到雨清家。刚一推开门,就看到思怡手里提着一袋听装啤酒,雨清手里提了一大袋零食。

    关璐好奇地问:“你们这是打算要干嘛?”

    “我们决定要好好疯狂一次!”思怡卯足了劲说。

    “对!压抑的太久了,我今天要来个彻底的放松!”雨清失业了,对她而言是这是难得的放松机会。

    关璐和小菊对视了一眼,也笑着说:“来啊!谁怕谁呀,我也憋了一肚子郁闷需要发泄。”

    “小菊,你也别憋着了,今天就痛痛快快地发泄出来吧,给身心来次彻底的放空。”关璐用胳膊肘轻轻地推了推小菊。

    “好!来呀,一起疯狂吧!我们去哪?”小菊略微迟疑了一下,然后一副决定豁出去的样子。

    “走!我带你们去一个好地方。”雨清说完,就带领大家出了门。

    四人来到了雨清家附近的一座商厦的天台上。

    “哇塞!这里视野真开阔,大半个北京尽收眼底啊!”关璐兴奋地直嚷嚷。

    “你是怎么发现这么一个宝贝地方的?”思怡好奇地问雨清。

    “我离职那天下午,一个人漫无目的地瞎转悠,然后来到了这个商厦,出于好奇,我就乘直梯到达了最高层,来到楼梯间,看到有往上走的台阶,于是就上来了!在这里,你们尽管大声喊叫,没人能听到的。”雨清兴奋地告诉大家。

    “啊——”雨清带头对着远方大喊。

    思怡、关璐、小菊也跟着大喊“啊——”。

    “是不是舒心多了?”雨清兴奋地问。

    “对呀对呀,我喊完就觉得身体轻松多了。”小菊开心地说。

    “我们四姐妹当中,现在就有三个失业,咱们可真是有难同当、同命相怜了。”思怡眺望着远方,失落地嘟囔着嘴。

    或许是思怡的话触动到了大家内心深处最敏感的神经,这时候四个女孩趴在护栏上,一起眺望着远方,默默地各自想着心事。

    低头看街上如蚂蚁般来来往往的车辆,抬头望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想着心中那虚空缥缈的梦想,大家都陷入了无限的遐想中。

    “我在这里祈祷我在这里迷惘

    我在这里寻找我在这里失去

    北京北京

    ……”

    雨清触景生情,哼起一曲汪峰的热曲《北京北京》,率先打破了四人的遐想沉默。

    “我在这里欢笑我在这里哭泣

    我在这里活着也在这儿死去”

    小菊不会唱这首歌,望着这个繁华美丽的大都市,回想起了她来北京的点点滴滴,也跟着瞎哼了起来。

    “咖啡馆与广场有三个街区

    就像霓虹灯和月亮的距离

    人们在挣扎中相互告慰和拥抱

    寻找着追逐着奄奄一息的碎梦

    ……”

    关璐一边环望着大半个北京城,一边跟着哼唱,她觉得她们四个现在的处境,相对于生于斯长于斯的北京人而言,就像是霓虹灯和月亮的距离,她们四个女生此时此刻就像歌里唱的那样,正在“相互告慰和拥抱”,在这个偌大的城市就像是蝼蚁一样的存在,正在费力地为着心中那“奄奄一息的碎梦”追逐。

    “北京北京……”思怡也跟着一起唱着。

    北京作为新中国的首都,一个集政治、经济、军事、外交、科技、文化、教育、体育、信息等各种中心于一身的全能型城市,承载着多少北漂者的梦想。或许,除了这首《北京北京》,没有哪一首歌能更确切地表达出她们四个此时此刻的心情了吧?

    “咖啡馆与广场有三个街区

    就像霓虹灯和月亮的距离

    人们在挣扎中相互告慰和拥抱

    寻找着追逐着奄奄一息的碎梦

    我们在这儿欢笑我们在这儿哭泣

    我们在这儿活着也在这儿死去

    我们在这儿祈祷我们在这迷惘

    我们在这儿寻找也在这儿失去

    北京北京

    ……”

    大家同唱完歌后,雨清给每人发了一听瓶酒:“我们当初来北京的梦想是什么呢?大家畅所欲言,把内心里最想说的话都吐出来,今天晚上咱们就好好地发泄一次,从明天开始,迎接全新的生活!”

    思怡先说:“我最初是因为雨清考到了北京,我才追过来的。等我大学毕业后,我爸妈让我回老家进事业编,我不干,我和他们约定好,给我两年的时间寻找梦想。或许是讨厌老家的安逸,或许是贪恋北京的繁华,总之,我留下来了。也许在将来的某一天,我会选择离开北京,回到老家的小城,过着像爸妈一样平平淡淡的小日子。但是我相信,只要我拼搏过了,这辈子就不会再留有遗憾!我爱你,北京!这真是一座让人着迷的城市。”

    “我也爱北京,我爱她的古老和鲜活,我爱她的博大和精深,在这里求学四年、工作一年,我更加渴望在这座城市里留下来,实现自己的梦想,可是现在还没等我找到北京的门,梦想就被现实撕得粉碎。你们知道吗?我走之前,我们赵经理给我说的话,我后来思索了很久,现在终于想明白了,如果想要在金融行业有好的发展,就必须具备资源、背景、学历,三者缺一不可。所以我想好了,我一定要考研。”雨清笃定地宣示着。

    “那你打算读全职还是在职?”思怡问。

    “读全职的,我打算现在起一边找工作一边复习备考。”雨清说。

    “我是因为于洋在这里我才跟过来的。可你们知道吗?这次回去,我爸妈说如果于洋要和我结婚,要么在北京或省城买套婚房,要么拿出十万块的彩礼钱。我知道无论哪一个条件,对现在的于洋而言是都很难实现的事情。所以,我不知道我和于洋还会不会有结果……”关璐对她和于洋的未来充满了迷茫。

    “你们知道吗?前几天我妈又给我打电话了,问我为什么好久都没给家里寄过钱了?在那一刻,你们知道我想的什么吗?为什么这么多年了,我的爸妈竟然从来都没有主动关心过我呢?没问过我一个女孩子孤身一人在外面是怎样过的?有没有遇到坏人?为什么他们的眼里只有钱?!我知道当初上大学时承诺过要承担以后家里盖房子的钱和弟弟娶媳妇的钱。但是我从上大二起,学费就是申请的助学贷款啊,是需要毕业后六年内还清的。他们为什么不问问我工作找的怎么样?有没有能力还上?”说到这,小菊委屈的想哭。

    顿了一顿,小菊接着说:“我来北京的目的很现实,就是来找工作挣钱的,我只有把家里的债和学校的债都还清了,才有资格考虑梦想的事。可是……我现在连份工作都找不到。”小菊说到这里,泪水再也忍不住涌了出来。她低头悄悄地用手拭去眼泪,然后抬头怔怔地望着远方的落日,她觉得自己现在有什么资格谈论梦想呢?

    “小菊,你别泄气,一切都会好起来的!”雨清安慰着小菊。

    “对,人生就是一个充满起起落落的过程,我们都会好起来的。”关璐也在给大家打气。

    “来来来!大家一起喝酒,今天不醉不归!”雨清一边招呼着大家,一边咕咚咕咚连喝三大口啤酒。

    一听啤酒见底,四个女孩更加放松了,看着自己脚底下的大半个北京城,她们决定疯狂地喊出自己的愿望。

    “啊——北京!我一定要留在这里!”雨清对着远方大声地呼喊着。

    “我一定要找到工作,赚很多很多的钱!”小菊跟着大喊。

    “我一定要闯出一番属于自己的事业,我不要回老家。”思怡也喊出了自己的心声。

    “我一定要拥有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关璐望着已经渐次点亮的灯火,大声地呼喊出了自己的愿望。

    不知不觉中,夜幕降临,华灯初上。到处闪烁的霓虹灯,如繁星点点,把这个古都装扮的金碧辉煌,或艳丽或庄严,或迷幻或时尚,美的让人惊叹!

    “你们快看!好漂亮的烟花!”思怡最先看到奥运会的烟火,兴奋地指给大家看。

    “哇!一个大脚印!正一路向北快速奔去。”雨清激动地嚷嚷。

    “大家快来数数,有多少个大脚印?”关璐一边说一边急着记数。

    “好漂亮啊!”大家都出神地望着奥运会的开场焰火。

    真是“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此时的北京夜空中,由焰火组成的大脚印穿过天安门广场,一路向北,朝着主会场奔去!巨大的脚印瞬间化作漫天繁星飘落,又聚拢成闪闪发光的梦幻五环。

    北京奥运会开幕了!百年奥运、亲身见证,四个女孩激动地互相抱着叫着。

    “对了,我明天要去做奥运会志愿者,我离职之前,我们经理给我申请了一个名额。”雨清开心地分享着。

    “我在大学时也申请了北京奥运会城市志愿者,明天我们一起为北京奥运会做贡献吧!”思怡也激动地跟大家透露。

    “小菊,反正一时也找不到工作,要不你也做个奥运会社会志愿者吧?体验一下帮助别人的快乐,说不定会遇到贵人哦!”关璐上班参加不了,她激励着小菊。

    “恩,好吧,我明天就去大街上转悠,顺便做做好事。”小菊嘿嘿地笑着。

    四个女孩一扫刚开始的阴霾,说着笑着观望着璀璨的焰火。光阴荏苒,在时光的流转中,一个全世界瞩目的伟大时刻正在到来,而她们不经意间成为了这一刻的见证人,也有幸被一个即将到来新时代牵引着奔向遥远的前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