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贱女人,快去死吧!”

    “就是,别活着霍霍人了!”

    一个蜷缩在墙角的女人被打得面目全非,瑟瑟发抖。

    她就是陆时嫣。

    薄宴没有送她进监狱,而是送进了精神病院。

    在这里,那才叫真的暗无天日。

    薄宴便是要她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体验生不如死的感觉。

    “陆时嫣,到了这里就乖乖听话,上面让我们好好招待你,我们也不敢不从啊!”

    “陆时嫣,像你这么恶毒的人,留两只眼睛干什么?分一只给别人吧!也好替你自己赎罪。”

    原来,有一个八岁的女童,因为意外导致一只眼睛受伤,需要更换眼角膜。

    恰巧现在又找不到捐献者。

    所以,就找到了陆时嫣的头上。

    在大家眼里,这个女人恶贯满盈,还不如捐献出一只眼睛,好为自己赎罪呢。

    而陆时嫣在这样的折磨下,生不如死,接近崩溃。

    没有人伸手救她,因为在大家眼里,这就是一个十恶不赦的女人,如果不是她的话,时谨现在还活着。

    时谨活着的时候为人们做出了很多贡献,捐款,研发芯片,等等等等,可是这个女人,却剥夺了时谨活下去的权利。

    那些受到过时谨帮助的人,巴不得她早点下地狱。

    而陆父陆母在时谨死后,也变得精神恍惚,出于愧疚,他们去调查了一下时谨的过去,才发现,自己的亲生女儿,从小到大,究竟受了多少委屈,多少伤害?

    而他们,却没有好好弥补,反而在她千疮百孔的心上,又增添了一道伤痕。

    她该会有多难过?

    陆父陆母因此大受打击,不久后,便双双去世了,因为没有子女,也没有亲戚,所以,他们连葬礼都没有办,被发现死亡时已经是几天后了,尸体都有些臭了,出于考虑,直接被拉到火葬场给火化了。

    至于他们身后的财产,全部上交给了国家。

    …

    海风徐徐吹来。

    薄宴抱着时谨的遗像,站在海边:“你过去,总在忙碌当中,从未真正的自由过,我知道,你一直都想来海边看看。”

    因为在翻时谨过去的照片的时候。

    看到很多照片都是由海边背景的,但是自从时谨接管了一切之后,她几乎就再也没有出去旅游过了。

    薄宴不知道的是。

    这些都是原主的照片。

    原主的确喜欢看海。

    但时谨不是。

    薄宴身旁的手下看不下去,劝慰道:“薄总,时小姐已经走了三年了,您该放下了。”

    “你们都下去吧,让我自己一个人待会。”薄宴淡淡道。

    他的下属们也没有多想,只认为他们家主子是又想起了伤心的事,这个时候,一个人静静也好。

    所以就都下去了。

    但是令他们万万没有想到的是。

    薄宴再也没有离开过那片海。

    当他们察觉到有点不对劲,赶回去的时候,海边已经什么都不剩下了。

    他们当即惊慌失措,报警派遣一切的搜救队去寻找。

    但是都没有找到。

    薄宴就好像人间蒸发了一般。

    从此了无踪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