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我小说阅读网 > 重生混沌第一僵 > 第00003章 十万亿公子和一颗糖
    第00003章十万亿公子和一颗糖

    两人笑闹了一会,心中都有莫名的喜悦。

    这种喜悦很长,叫做你笑起来真好看,你长得也好看,说话也好听,你怎么就是我特别喜欢的样子呢……

    不一会,缺失某些记忆的羽彤就把这个美男子当成了天赐的希望。

    “嘘~

    有人来了!”

    肖煊耳朵微微一动,吹着手指提醒。

    通过自身粒子流的透射,他清楚的看到这一层特级病房上来了十几个人,但并不是医生护士和家属。

    这些人大部分是M国秘职人员,一袭的黑色冲锋衣,离这个特级病房还有三十米,就已经各自掏出了电击枪和能量枪。

    “今晚必须带走催化剂————羽兮!

    否则很可能被天外来客劫走!”

    “是!”

    “有潜质的羽彤就留给李先生代为照顾了~”

    “哈哈哈~

    谢谢敬爱的洛斯先生!

    洛斯先生,这忠诚剂和微机器人医疗针混合会有危险吗?”

    “李,两剂混合才是正确用法!

    它会使人像生化战士一样忠诚!”

    “明白,洛斯先生,我需要至少一千剂这样的针剂!

    不知洛斯先生————”

    “亲爱的李,你简直是我的福星,我们需要大量忠诚的人,来对付今晚降临的那个家伙……”

    “合作愉快!

    我李多鲜绝不会允许我们的国家受到危胁!”

    …………

    …………

    一个近六十五岁M国老头,和一个油光粉面娘气扑面的三十岁公子哥停在了护士站。

    一人带着两个保镖,侃侃而谈。

    这两个家伙谈话时,手还不老实,不断用手检查着两位中上之姿夜班护士的肥瘦。

    “啊啊啊啊……”

    “嗯哼~

    李公子,我好想你想你……”

    两位夜班护士明显是李公子的人,咬着下唇娇喘个不停。

    李公子邪魅的阴森的笑着,心中无限的骄傲,他又交到了一个M国好朋友,能为他带来上千死士的庞大力量。

    他的家族财富早已超过十万亿世界币,位列全球前五十,缺少的恰恰只是忠诚的护卫战士。

    不像M国的财团,可以拥有秘密实验室,并且建立黑暗组织,只要服务于政府就行。

    辣泡菜帝国的一切军政商力量都受到M国监督,是不能超出M国掌控的。

    如今M国代理人之一————洛斯先生同意了他的请求,他李多鲜掌控这支忠诚力量,势必继承十万亿集团的大部分权柄。

    如今权柄在手,就缺一个完美的女人锦上添花了。

    他的目标本来是————羽兮,拥有全球八亿粉丝,号称全球少男熟男的梦。

    金屋藏娇羽兮,全球男人大概都会羡慕他李多鲜公子。

    但是,现在M国需要羽兮这剂“催化剂”,他就只能忍痛割爱,为全人类奉献出他的宝贝之一宝贝羽兮……

    这一刻,用羽兮换来一个忠诚军团,还有全民女神羽彤做替代品,他十分的兴奋。

    李公子揉揉捏捏着,按摩手法十分娴熟,可谓是心灵手巧。

    他已经想好了,等M国弄走了羽兮,他就进病房,让羽彤先做上他的女人,生米做成熟饭,录好了证据,再用忠诚剂和微机器人医疗针救活她。

    恩威并施,全民女神此生都逃不出他的手掌。

    其他的竞争者绝对想不到,他已经捷足先登了!

    哈哈哈~

    美滋滋的撒开了做怪的双手,掸了掸臊气的贴身红西装,捏着优雅的兰花指,从上衣口袋中,掏出一个棒棒糖。

    叭嗒叭嗒的送入嘴中。

    李公子心中美得像蜜似的,从来没有一天是这么美好。

    他觉得自己此时就是最好吃的糖,以后每一个人都想舔着他,全民女神也不会例外。

    “咚咚咚~”

    “咚咚咚~”

    病房的敲门声响起,十几个黑色冲锋衣已经成战斗姿态站在了门外。

    “谁?

    老娘和你们拼了!

    三更半夜的,老来打扰,还鬼鬼祟祟的…………

    滚!”

    羽兮十分的恼火,神经兮兮好半天,竟然毫无发现,像是有人恶作剧。

    她刚没好气的骂完这一句,手抓着两只拖鞋,准备对着门口扔,谁知嘴就被捂住了。

    好像那个————见鬼似的,她不由自主的拿两只拖鞋捂住自己的嘴。

    更让人惊恐的是————她漂浮了起来,全身散发着光,慢慢变得透明…………

    这还不算什么,让人尖叫的是她看见两个不该出现的人。

    病床上,渣男肖煊和姐姐羽彤也发着光,一起掀着她的睡裙看,问她怎么还没吓尿呢…………

    羽兮的视野里,明明还有一个姐姐羽彤躺在床上。

    这这————怎么回事?

    又是渣男在玩姐姐,还串通好了灵魂出窍一起玩我…………

    羞涩,屈辱,仇恨,恐惧,不解,不甘的情绪交织,羽兮憋哭了,嗯~鞋不干净,有脚臭味…………

    “轰————”

    病房门突然被大力踹开,十几支强力手电齐齐射了进来。

    羽兮看见来人,紧张又期待。

    渣男,你遇到收拾你的人了!

    哼哼哼~

    “BOSS!

    没有发现!没有发现目标!”

    “Boss!请指示!”

    一番大肆搜索后,两个冲锋衣在耳麦中报告。

    “她没有离开大楼,传唤下面的成员,包围整座大楼,一间间搜!

    在我和李公子喝完这瓶红酒前,一定要找到催化剂!

    她可是我们新神术的催化剂,她的神血足够我们建立一支千人的神话军团了!”

    一头金发的洛斯不悦的命令道。

    有点出师不利,他决定和李多鲜趁机多谈谈。

    这李公子可是一颗非常甜的糖,可引诱无数人为其卖命。

    “李,现在出现了新的敌人,发现号飞船今晚降落在鲜花国。

    我可以给你至少一万剂忠心剂,你还可以成立实验室。

    唯一的条件是————你要向鲜花国和华国渗透,不择手段!”

    洛斯皱着眉,威严甚重,坐在等待区沙发上,举着红酒杯,打算给新的狗腿子放权。

    “那这个————有没有帮助我的助手?”

    任务太艰难了,李公子一时踌躇起来。

    “年轻人,现在就是你掌握整个半岛的机会!

    不要再犹豫,一切手段都可以用!”

    洛斯微微眯眼蛊惑,他需要一只能咬人的狗,无所不用其极的疯狂的狗。

    “先生,您————是我的老师!

    以后还请您多多提携!”

    李公子被宏伟蓝图所迷惑,一时定下心来,想要杀出一个无冕王座来。

    洛斯微微点头认可,两人放声大笑,连干三杯。

    “我亲爱的弟子,长生计划和新神术神话团,老师我都会带上你一起!

    千年不死,环游星宇,绝不是说说而已!”

    “老师!我可以娶你一个女儿吗?”

    “不不不————她们都是你乃乃辈的年纪!”

    “那一定————只能娶你的玄孙女?”

    “有十三个,你自己选…………”

    …………

    这两人在谈长生和统治世界的伟业。

    三个隐形人却在谈儿女情长和种田事业。

    “我不想找一个搭伙过日子的人。

    我想找一个一见我就笑。

    我一见就笑。

    喝了酒,满眼是光,给我讲浪漫和爱的人。”

    羽彤咬着唇,满脸红霞,却铿锵有力的表达自己心意。

    “羽彤,我说的是跟我回老家搭伙种田,不是问你喜欢什么样的人…………”

    肖煊挠了挠头,手中举着羽兮的手机,手机中正播放着刚录下的李公子两人的谈话场面。

    这地方这个帝国,两姐妹待不下去了。

    两个明艳不可方物的女子,无论去哪都少不了是非,尤其是两人还有特别资质,什么催化剂的…………

    而去华国隐居种田,就是一种很好的选择。

    “你们————你们!

    一对狗男女!

    坐在我裙子下谈恋爱…………”

    羽兮气急败坏,她以为去M国是更上一层楼的阳光大道,没想到…………

    “你的意见不重要,你又不是我的女人!

    你只是个拖油瓶!

    到时扛不动米袋子…………

    就只有喝西北风!

    西北在哪知道吗?

    路痴~

    哈哈哈~”

    肖煊嘴角上扬,十分嚣张的指出羽兮的缺点。

    “哎————她腿短,你还让她扛米袋子…………”

    羽彤添油加醋,报复妹妹的嫉妒。

    “你们————你们!

    我要尿你们一头一脸!”

    羽兮快疯了,我明明是才女,完美女神,你们竟然如此绝情的尽挑不足…………

    “气尿了哦……

    粉色止尿裤,你同样值得拥有!”

    羽彤咯咯咯笑着,仰头眨眼调戏。

    羽兮闭着眼快气哭了,她紧张了半天,又听到M国梦破碎,连新的白马王子李多鲜都变成了李黑手…………

    连前男友都当她是拖油瓶,一个劲的挖苦,整个人生天空都从粉色变成了黑色深渊。

    “我们怎么走?”

    最终,她投降了,弱弱的问道。

    “我的飞船,马上就到!”

    肖煊神秘一笑,故意挠了挠羽兮脚心。

    “噗~

    片纸!”

    羽兮忍不住痒痒,开启吐槽前男友模式。

    “为什么他们看不到羽兮,也听不到羽兮说话?”

    羽彤一旁看戏,觉得有一些奇怪。

    “这就是我————这种史上最强飞僵的能力了!

    传说世界分阴阳,你们知道吧?

    而我,可以制造一个观想世界,可以叠加在阴阳世界中,我们在我们的观想世界,他们在他们的现实世界。

    相隔着一个世界,当然没法看到我们,听到我们说话。”

    肖煊又咔咔咔的摇头摆尾,说着歪理邪论,渲染古怪的气氛。

    羽兮是完全不信的,她觉得前男友一定是————传说中的有特异功能的渣男!

    羽彤却满眼都是亮光:“我也可以做飞僵吗?

    教我吧?”

    肖煊又听愣了:“你什么脑回路?好好的人间女神不做?”

    “我要保护你!

    还要保护羽兮啊!”

    这美人叉着腰,理直气壮的回答,十分的娇憨。

    羽兮忽然心中一恸,这个她常常嫉妒的姐姐,竟然死都想保护她…………

    “完了完了,再谈下去,我也得疯…………”

    肖煊有些发狠,这人间女神为什么和想像的不一样呢?

    明明有什么微机器人医疗针可治愈,这不行还有他的复原万物这种粒子神技。

    说干就干。

    他一个巴掌猛的按在灵体羽彤额头,死劲的扑了上去,死劲的拱着。

    “欧尼————

    放开她放开她!

    渣男渣男……

    你来虐我呀,放开她放开…………”

    羽兮懵了,刚好好的,你就上演少儿不宜,搞得她撕心裂肺的,有十二万分的不甘。

    “哎————终于灵魂意识归位了!”

    肖煊拍了拍病床上的羽彤身体,十分满意这具身体重新有了灵性。

    羽兮顿时明白过来,仍然哭声骂道:“……渣男!你那么夸张干嘛?招魂什么的你不会吗?”

    “闭嘴!封建迷信你也信?”

    这个粗鲁的男人十分不屑的训斥。

    接下来,肖煊吞吐着整个城市无限的粒子流,挑选神性粒子,灌入羽彤婀娜的身体内。

    …………

    “嘤……”

    不一会,躺在床上的羽彤的唇变得红润诱人,微张着吐气如兰,有意识的发出呻吟。

    她苏醒了!

    微微颤抖着抬起一个手指,感应世间的温度和微风。

    童话公主般的眼眸挣扎着,慢慢睁开,要重新赋予世界色彩。

    “开场直播,我们可以走了!”

    肖煊见状,用粒子牵引抓起两人,准备飞窗而去,却留下羽兮的一个手机,悬在病房中隐形开着直播。

    “我的手机!我的钱!我的粉丝…………”

    羽兮恋恋不舍的惊呼。

    要被抓去做村姑了,八亿粉丝一夜尽失,让年轻的姑娘怎么想?

    骗我感情可以,扔我的钱和粉丝就过份了!

    “啪!”

    可恶的渣男抬手就是一个盖头杀,羽兮脑子嗡嗡的快糊了,迷迷糊糊就飞出了窗外。

    于是,羽兮直播间的十万在线粉丝就看到了惊悚一幕。

    黑夜中,一只扭曲的大手抓向了他们的女神,提到了三十二层高楼的窗外。

    这个时候,酒鬼李多鲜一手摇着红酒瓶,一手举着一根蓝色的大针管闯进门来,洋洋得意。

    “宝贝,甜心~

    honey,羽彤,本公子来给你打针了!嘿嘿嘿~

    这可是M国的微机器人医疗针,一打你准好!

    打完这针,本公子还自带一根,让你欲生欲死……

    嘿嘿嘿嘿……”

    “小羽彤,我还要告诉你,这里面有忠诚剂,你绝对不会背叛我!

    你会成为一只小么狗,天天跪在本公子面前,练习怎么舔…………”

    “噫~怎么还没到?”

    李公子晃了晃脑袋,和两个保镖睁着斗鸡眼,歪歪扭扭扑向阳台,一个劲的对着阳台外爬。

    他们对空做着翻被子扎针的动作,十分的滑稽。

    不一会,似乎行动完毕,李公子裤子一拔,就往阳台外跳。

    “小心!”

    正悬在三人头顶看戏的羽兮忍不住大声惊呼。

    如果看到李公子从三十二楼跳下去摔成肉饼肉酱,那这个世界就不完美了。

    怎么说这李公子十分钟前还是她的白马王子呢。

    “哎…………”

    肖煊叹息一声,声带警醒之意,撤掉了自己的观想世界,幽幽的隐去三人身形。

    他最终还是吹起一股旋风,把三人吹回了阳台。

    “我怎么在这?在阳台!

    羽彤呢?

    我的第五百二十个小女仆小么狗呢?

    快给我找!

    快找!”

    李公子霎时清醒,歇斯底里,手推脚踢着两个保镖,十分的生气,十分的疯狂。

    “来人来人!

    再来人!

    请法师!

    请洛斯先生!

    快……”

    他软着腿爬回房内,大声发泄着恐惧疑惑。

    他已经回忆起了刚才的诡异,不得不高声求助。

    一时间,牵扯李公子和两位巨星的夜半诡案震惊整个帝都。

    所有人都不敢相信!

    嗯~十万亿继承人李公子的演技简直可以封神了!

    这是那部剧的宣传噱头?

    ……

    …………

    “一个糖!两个糖!三个糖!

    一天十个糖!

    小叔叔已经欠了一个星期的糖了!

    叭唧叭唧~

    一起是…………二十个糖!

    嘿嘿嘿~”

    阳光洒满清晨,华国一山村小院前,竹涛阵阵,一三岁小儿守着一把竹椅上躺着的清秀男子,无聊的数着肉肉短短的手指脚指,黑溜溜的大眼里闪烁着精光。

    “小煊叔叔,你千万别拉臭臭~

    你要是拉臭臭了,我还要加三个糖一天…………

    加三个糖一天!

    嘿嘿嘿~

    一个星期多少个糖来着?”

    黑溜溜的大眼又亮了起来,又数了好几回肉肉短短的手指脚指。

    “怎么————还是二十个呢?

    哎耶————”

    大眼睛十分的疑惑,似乎明白了什么是命中注定,还稚嫩的叹息了一声。

    “不行,我要先吃…………

    好饿!

    叭唧叭唧~”

    小家伙贼兮兮的从屁股口袋掏出一只棒棒糖,舔得十分起劲,连额前的一缕黑黄刘海都随之摇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