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我小说阅读网 > 重生混沌第一僵 > 第00004章 千万别被前女友发现我的观想世界无所不能……
    第00004章千万别被前女友发现我的观想世界无所不能……

    此时,躺在竹椅上的肖煊早已苏醒。

    悄悄听着小娃娃看破红尘的叹息,三个大人都忍不住会心一笑。

    但凡有个幼儿园文凭,小家伙也不至于自己坑自己。

    肖煊家在山多林密的山区,这里离公路至少有两三里,离镇上二三十里,离县城差不多上七八十里地。

    小院背后的山脉连绵不绝,如虬龙盘踞,颇有气象。

    通常大家称这一山脉为牛头山,传说出过牛魔鬼怪,被仙人斩于此,因此得名。

    而小院所在山村风水极佳,有大片竹林大片枫林大片芙蓉树。

    一到秋天,漫天红枫尽染秋霜,枫叶片片如蝴蝶飞舞,极富诗意,村名因此名叫红叶。

    小院所在山脚更有芙蓉映照于碧绿池塘,冒着白雾的山泉潺潺流淌,白云游荡水中天上,宛若瑶池仙境。

    山上植被葱郁,古木狼林,烟云飘渺,还有一座无人老庙矗立山巅,风吹钟响,道韵悠长。

    山名芙蓉山,寺是白云寺,村叫红叶村,都充满了古老的韵味。

    肖家定居于此已两百来年,都没有今天这般衰败。

    红叶山原有三十户左右的人家,一半人姓肖,但这三年来,肖家人口锐减到四分之一。

    小半的肖家人口都外逃了,实在是族中青壮接连消失和莫名死去,使得族人惶惑不已。

    当然,这最惨的就数肖煊家了,一家人个个背上无端之罪,个个染病,差不多全都要死了。

    如果没有奇迹,等一家人借光全族,再也借不到钱粮时,就可以等死了。

    而这个过程不会长于一年。

    这个地方风景气运虽好,但人大部分是很穷的,吃低保也轮不到肖煊家。

    轮到他家,也拿不到钱粮,因为村长和肖家是世仇,没打生打死下黑手就不错了。

    肖煊回来了,是上面的人员送回来的,理由是————这娃子没出息,讨了两个辣泡菜帝国的丑老婆,被绿了,被抢走亲生的娃,被抢走了百万家财,被隔壁老王打成了植物人……

    村长胡大山痛心疾首的抹泪接受了,死娃子,果然遭报应了吧,免得老子想办法弄你了!

    村长大人胡大山大发善心,人死总得有块地,把收缴的肖家小院又解封了,收获上百村民交口称赞。

    恩威并施,胡村长觉得自己得在村长任上终老,再没有人比他更有威望才华带领全村致富。

    这不,一大早的,他就带上三五好手,把柴刀磨得雪亮,一起砍肖煊家的十亩竹林去了。

    美名其曰:为肖煊一家准备火葬的柴火,还得卖掉全部竹子,为全村人吃五个菜做预算。

    任重而道远啊,他还得起肖煊家的两亩山塘,让全村吃得更好些。

    劳心又劳力,世仇可没有他这样高义大德的。

    因此,肖煊一醒来,除了吞吐山间的清新神性粒子恢复强壮身体,就没有管那几个砍他家竹林的。

    坐在小院门槛上玩耍的小家伙,就更不会管了,他只负责在他口渴喝水时,顺便也喂小叔叔一口。

    小家伙拉完臭臭以后,也会看看小叔叔有没有拉臭臭。

    要是拉了,他就会端走,倒在他喜欢的几棵结果子的树下,为摘不到的好看的果子加肥。

    他在小院门口洒了一圈的童纸尿,门墙上还靠着几根大竹鞭,都是他圈地盘用的。

    什么傻猫疯狗的,通通怕他的竹鞭神剑,不敢越童纸尿圈半步。

    他已经做了七天的战神了,赶走了好几十只(迷之二十只)迷路的蚂蚱蛤蟆蚯蚓苍蝇,可谓英雄出少年!

    果然,叭唧叭唧的舔着棒棒糖一会,小家伙又无大感无聊了。

    他抽起一根竹鞭神剑,咿呀咿呀嘿呀哈呀,和几只鬼鬼祟祟的苍蝇大战起来,力劈华山,剑斩苍冥,拯救世界…………

    一连练了迷之二十剑,小家伙背手望着竹椅上的肖煊,连连摇头。

    “唉——

    小叔叔真是个大傻子~

    讨丑婆娘,还讨两个~

    两个只会泡辣菜的……

    有什么好吃的……”

    “生儿子没p眼~

    还让两个丑婆娘弄坏了蛋……

    小叔叔以后没有儿子了……

    真可怜!”

    …………

    …………

    他不知听村里那个长舌妇说的,竟然说得有板有眼,故事传神。

    肖煊听乐了,嘴角忍不住扯了扯。

    羽彤羽兮两姐妹躲在堂屋大门后,听了个一知半解,两人几乎肯定这其中有故事。

    三岁小孩几乎不会主动说谎!

    难道————肖煊公子风流无羁,还玩弄了辣泡菜帝国的其他无数姐妹?

    想起肖煊昨夜的表现犹如天人,所以玩弄女人根本就是手到擒来的事!

    高端的猎手,往往以柔弱猎物的方式出现!

    想起这句娱乐圈的名言,两姐妹心态快炸了。

    现在,肖煊正用这种方式骗取她们的余生。

    强大如天人,你竟然躺在竹椅上装植物人?

    还有,昨晚那个M国代理人都害怕的人是谁?

    她羽兮是新神术的催化剂,那么提前带她走的人又有什么目的?

    答案不理自出!

    好啊~渣男!

    你是看我们姐妹基因好,想圈养起来,给你们家续香火扬门楣!

    羽兮当即就生出了出逃的心思。

    当然,逼迫她要逃的原因还有许多。

    看看这小院破烂陈旧,四间砖房屋顶开裂,两间瓦房早已淋塌,家徒四壁,米缸烂在地上,一地的霉米,这还有活路吗?是人住的地方吗?能有饭吃吗?

    只要逃出去,借台手机,她就能从预备秘密账户转过巨款来,吃香喝辣的,买贵的奢侈品,甚至匿名买房,大隐隐于市。

    跟渣男生孩子,住山沟,吃树皮树叶,休想!

    羽兮优雅的扶了扶秀发,下定决心道:“姐,你在这要好好的!我会回来救你的!”

    羽彤不明所以,这疯妹子,又想什么呢?

    出逃?

    “你这丫头,傻啊?啊——

    华国哪里没功夫高手?

    出门就会被发现颜值不俗,再发现身体体质…………

    你看那竹林中,那几个砍竹子的————

    仔细看,死丫头!”

    羽彤怒了,手揉着傻妹子的满头波浪卷,你以为花花世界好吗?

    花花世界吃人不吐骨头,还没有罪名,没有正义…………

    羽兮有些惊了,姐你这是心都瞎了啊?

    她终究还是能听人话的,揉着自己澎湃不已的部位,担心的望向那绿幽幽的竹林。

    只见那竹林间,五个精壮汉子个个老眼有精光,人手一把雪亮的柴刀,两三刀下去,就倒下碗口粗的碧绿竹子。

    这劲这刀也使得太巧了!

    “有华国功夫!

    高手!”

    羽兮呼吸一窒,小心脏突突的跳。

    她练了五年的华国功夫,根本没这几个老汉的功力。

    这要是穿着贴身婀娜的睡衣出去,老汉们是要流口水的,要扑上来的,山野间好办事啊…………

    羽兮皱着好看的眉顿悟了,咱这是进了土匪窝,压寨夫人的名头跑不了啊…………

    天啦!

    我有全球八亿粉丝的疼爱,竟然便宜了这土匪渣男穷鬼!

    还有那么多万亿财团的白马王子,你们注定等不到人世间最天仙的公主,她将成为一个土匪婆子…………

    羽兮哀伤的哭了,关键这个渣男土匪对她一脸的不屑,不知道她的好她的完美!

    从昨晚见面到现在,她已经被渣男嘲笑了全部的缺点,还挨了好些巴掌,未来没有爱情,只有两性繁繁殖…………

    她不甘心,十万分的不忿!

    优秀的人,就应该照耀全宇宙!

    她怎么能萎靡不振变成臭虫,生活在异国土匪窝呢?

    无论如何,她要让人明白她的愤怒。

    羽兮刚想冲出去,给肖煊几个巴掌,先收点利息。

    “残忍”的事就发生了。

    门内,羽彤观颜察色,一把捞住了傻妹子的波浪卷,揪着她的圆润高鼻,再次警告道:“再胡思乱想,忘恩负义,我就拔光你的毛,毁了你的容,让你出去自生自灭!”

    羽彤咬着牙,语气非常的凌厉,一点也没有开玩笑的意思。

    “欧尼(姐姐),你的心瞎了?

    渣男哪有人品啊?

    你看你看!”

    羽兮也不敢反抗,姐姐身体刚好,只能闷闷的指向门外的画面。

    门外,小家伙背手踱步到竹椅边。

    肥肥厚厚的小手拔出口中吃了一半的棒棒糖,吧嗒吧嗒的吞了吞口水。

    他好奇的围着隐隐发光的肖煊踱步,欣赏着这种奇景和仙颜。

    肖煊恢复身体完毕,正开启观想世界,吸取其中百亿年存储的神秘物质,身体隐隐发光,散发着诱人的神性粒子。

    而且,他有意从观想世界中引出一些神秘物质,为小家伙洗髓锻体。

    小家伙闻着味道就过来了,嘟着嘴,大眼亮闪闪的,不断耸着小鼻子,越来越靠近肖煊的脸。

    好像有一种久违的乃香味从小叔叔脸上散发。

    因此,小家伙怀疑小叔叔有乃吃,而他却没有!

    这还得了!

    必须掰开小叔叔的牙,看他有没有乃吐乃呛的…………

    谁知突然的,肖煊就睁开了神光湛湛的双眸。

    他一只手闪电般抢走了小家伙的棒棒糖,送入自己嘴中,吧嗒吧嗒吧嗒舔着,真甜!

    另一只手中一团神光绽现,狠狠的压向小家伙,开始醍醐灌顶。

    这团神光非常不凡,是从混沌初始地混沌雾中提取的万物母气,可为小家伙一辈子消灾挡劫,逐步打通其全身大穴,滋养其身,成年便能入天人之境。

    小家伙吓懵了,好好的睡觉不好吗?

    你硬是诈尸梦游吓宝宝…………

    “唔唔唔~

    呜呜呜~”

    小盆友心里承受力有限,张口露出半口小白牙,哭得震天响。

    他虽然觉得全身暖洋洋的十分舒服,还是小粗腿一软,噗噗噗的就喷了一地童纸尿…………

    在门内的两姐妹看来,肖煊此时就像个抢小恩人棒棒糖,又吸童纸阳气的恶魔。

    看看,可爱的小恩人吓得阳气大泄!

    太残忍了!

    渣男是想吃童纸吗?

    岂有此理!恩将仇报!

    两姐妹齐齐推开大门,跳了出来,扑向肖煊,要阻止恶魔行凶。

    “等一下!”

    肖煊头也没回,冷声阻止道。

    “老娘等不了!

    渣男!去死~”

    羽兮冷叱,光脚跳起,三百六十度旋转腾空,迅捷似母飞豹,狠狠的向渣男脑顶踢去。

    这一招叫旋风钻,千斤力量集中于一只脚掌,其势急于飞钻,一脚下去,必定让敌手骨断筋折。

    如果踢在头上,轻则裂头骨,重则西瓜爆浆。

    肖煊空出的手掌发光,太极手引动周围粒子形成发光的大旋涡。

    发光的大旋涡一下就把两个激动的美人吸了过来,一手揽在怀中,一腿捆住一具娇躯。

    两具娇躯挣扎蠕动个不停,其丰美柔软极尽挑逗着男人的神经。

    “听话!

    啊啊啊啊————”

    肖煊刚冷声警告,却突然面红耳赤双眼暴突。

    没想到两姐妹齐齐下了黑手,一起抓住了男人的关键部位,你扭我折的…………

    男人怎么能受得了如此折腾!

    肖煊顿时怒了,两指点出,使两只做怪的手酥麻无力。

    没想到,两姐妹也不放弃,心有灵犀一人一只手又扣住了男人脖子,誓要拯救小家伙于危难间。

    这狠劲,连肖煊都吓懵了,好好的姑娘,是猛鬼上身了吗?

    你们倒是用嘴吸阳气啊,抓扣什么关键部位,真不要脸!

    看来,对女人,尤其是天仙女神,绝不能心软。

    肖煊手一挥,两个疯婆子霎时消失不见,被放逐到观想世界去了。

    小家伙在旁边全程欣赏,惊吓间小短腿又一颤,又童纸尿滋润了一遍大地。

    “呜哇~

    丑婆娘好凶,又弄坏了小叔叔的蛋…………”

    童言无忌,他只看到两个披头散发的丑婆娘突然跳向了小叔叔,辣手摧花……蛋!

    小叔叔命苦啊!

    他也一点也不觉得自己吓尿了有什么不好,至少他还能尿……~

    小叔叔可就难了…………

    观想世界中,三轮明月高悬,十分诡异。

    血月散发着朦胧血雾,紫月蒸腾着缕缕紫气,蓝月垂下万亿缕仙气混沌气,使整个观想世界仙气飘渺。

    浩瀚的幽绿的灵湖中,一轮金阳正冉冉升起,炙烤起一阵阵灵雾,灌溉四方仙灵宝物。

    羽彤羽兮两姐妹赤脚站在绿油油的青苔上,远望高瞻,风发飞扬,曼妙婀娜,犹如这世间的天仙始祖。

    “姐~

    肖煊杀了我们!

    我们一起飞升到了仙界!”

    羽兮双眸中闪烁着泪花,她不敢相信这一切,渣男终于下死手了!

    “观想世界!

    这是我家煊宝的观想世界!

    你这个渣女,离我远点,差点害我亲手杀了我家煊宝!

    嗯~

    真香!

    什么好东西?”

    羽彤却是一脸兴奋的悟了,跟傻妹子羽兮翻脸成仇,快速离开傻妹子远远的,在观想世界中闻香寻宝。

    “野葡萄??野葡萄?!

    三个人抱不过来的野葡萄藤?!

    哇哇哇~

    拳头大的紫色野葡萄,还冒着紫气……”

    羽彤健步如飞,如仙界中奔跑的精灵,寻找到几十米开外的野葡萄园。

    “好香!

    简直醉人~”

    羽彤摘下一颗拳头大的紫色野葡萄,敬若神明的捧在手心凝视,不断的赞美。

    “哼——

    渣男毁了我们姐妹本来辉煌的一生!

    这片看不到尽头的紫葡萄园,就是我们的了!”

    羽兮一个人害怕,赶紧跟上花痴姐姐,叉着小蛮腰,故装有理的试探。

    “凭什么?

    凭你是他前女友?”

    羽彤回头,一脸仇视的反问。

    羽兮被噎得无话可说,索性就开启撒泼模式。

    “我从来没有错!

    他凭什么分手?

    我的所有青春都是他,他毁了我,让我只认识钱,只会嫉妒姐姐你…………”

    “他昨晚还一个劲的训我打我,骂我无知!

    他凭什么凭什么?”

    …………

    …………

    羽彤乐了:“啊哟,原来一直吃醋撒泼呢?

    啊————你主动过没有呢?

    早这么撒泼,我侄子都和那孩子一样大了……

    啧啧啧~”

    “我不管,他对不起我!

    他要补偿我以前的青春,还有以后的青春,还有十万亿的白马王子…………

    这些,那些,所有的————都不够!”

    羽兮歇斯底里起来,哭喊着跳着脚,拼命的拍打着一串串水桶粗的紫葡萄。

    “泼妇!

    呸~”

    羽彤狠狠的鄙视。

    羽兮恨得牙痒痒,手举着一个拳头大的流紫浆的葡萄,啪的拍在姐姐脸上。

    “啊兮~

    疯了~

    我揉死你!”

    “谁怕谁?”

    两姐妹红着眼就开始了互掐,波涛万千,万千风情。

    这美艳景象一帧不差的呈现在肖煊眼中,让阳气旺盛的他一时间鼻血飙射。

    刚刚回神的小家伙又吓着了。

    “啊呀~

    小叔叔,你还是睡觉吧啊……

    我不会止血…………”

    肖煊:“都是有透视眼惹的,一激动就会用上!

    你千万别学叔叔!”

    小家伙捂着开叉的裤档,坚决的道:“我会保护好我的两个————淡淡的!”

    “这年轻人,这么小就有生孩子的觉悟了,为国贡献从小就有理想,不错不错!”

    肖煊捂着鼻子总结,大肆夸赞。

    还是放两姐妹出来吧,不然她们可要在他的观想世界开展圈地盘运动了。

    “开!”

    观想世界中,两姐妹抱着滚到了青苔地,正搂着瓜分地盘。

    “凡是蓝月所照之地,皆是本女皇的皇土!”

    “凡是能见金阳所升之地,皆是本女帝的帝土!”

    “凡是能吃的,都属于本女皇!”

    “凡是活着的,都属于本女帝!”

    “女帝你也是我的!”

    “渣男也是我的!”

    …………

    …………

    两人咔嚓咔嚓啃着紫葡萄,像是酒醉似的瓜分天下。

    只见此时叭嗒一声,两人身下裂开一个粪池。

    刚征服天下的女皇女帝回头,大惊失色。

    “死渣男!”

    两个女声齐出,高吭嘹亮,直上九天,恨传滔滔银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