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我小说阅读网 > 重生混沌第一僵 > 第00006章 极端无理十分嚣张?
    第00006章极端无理十分嚣张?

    油头粉面的公子哥发出呐喊后,笑得十分邪魅。

    他还叉开两条圆规腿一颠一颠的,就等着手下保镖们把那“贼男”打成S。

    至于贼男手中的小孩,可以说成被扌另卖来的。

    “解救”出来后再卖一次,身体健康还可以卖器气官卖童纸尿,体质好就送往樱语国,为樱语国神社效力。

    啧啧啧~

    尤其是那两个身材好到爆的娘们,让他垂涎不已。

    还在百米开外,他就已经注意到这两个曼妙美人了。

    虽然这两个蠢女人脏是脏了点,脑子也不好,跟了个贼男,但更容易驯服,玩腻了也好培养当死士杀手。

    一群穷鬼,还不是给钱就是爷,不服气打一顿,再不服气就虐到服气!

    哼~

    本少爷的家族黑白通吃,还和樱语国财团官方深度合作,家财不知几千个亿,谁都不敢动一根毫毛!

    “瑯琊皇庭的王公子又在玩弄猎物了!”

    “王公子威武!”

    “王公子好福气!”

    “王公子好帅啊!”

    “王公子前两天还捐了三个亿!”

    “王公子大好人!”

    “王公子是上天赐给我上省的贵人!”

    “王公子替天行道……”

    “王公子加油加油加油!”

    …………

    …………

    围观群众被“贼子”所骗,又见“贼子”嚣张无比,还骂他们眼瞎,顿时找到了主心骨王公子,个个义愤填膺,盛赞王公子,支持暴打贼徒。

    “那贼子还拐了孩子做掩护!

    那两个小姑娘,也是贼子下药逼良为昌!

    我替人民群众盯他很久了!”

    感觉万千群众在身后踊跃支持,王公子颠腿更臊更来劲了,歪着嘴朗声再次曝出“猛料”。

    打蛇一棍就要打死!

    他王公子还没有不能定罪的小人物。

    围观群众闻言,个个目露怜悯和憎恨目光,这贼徒也是丧心病狂,不知哪扌另来孩子做掩护。

    人家几千亿的继承人会说谎吗?

    正是这些年轻有为的大人物开设了各种慈善基金,上城人才孤有所依,老有所养…………

    今天,又遇到王公子行善抓贼,真是人人与有荣焉!

    一时间,围观群众纷纷鼓掌挥拳,为王公子助威。

    黑西装们被正义氛围所熏陶,个个昂首挺胸,轰然齐步逼近贼子,端的是训练有素,威威霸气。

    他们有的横着粗臂组成人链防止贼子外逃伤人,有的掏出了甩棍齐齐挥舞…………

    围观路人兴奋极了,这比电影场面还壮观的围打贼子,让人热血燃烧啊!

    “打死他!

    打死他!

    打!打!打!

    …………”

    众人齐声高呼,连女小花跳楼都忘记去视察围观了。

    羽彤和羽兮一脸的少女惊慌害怕,急急的,都躲到了肖煊身后。

    她们想的是————这大少脑子真有病,这些路人甲也被传染了…………有没有口罩防传染啊啊啊…………

    肖煊的心像明镜似的,那王大少的歪门心思他都一一鉴定了出来。

    这年头,财不露白,绝世美人要锁在千万宝马里才安稳啊…………

    对付这些人渣,他一个念头就够了!

    粒子切割————空刃鬼手!

    这片地底下正好有化粪池,大家好好洗洗狗眼吧!

    “咻哦————天谴!”

    肖煊从容不迫,继续嚣张的吹了个响亮的口哨,一手指天,十分的二货,望着上天救他。

    “沙一——雕!

    还天谴,雷轰也是轰你!

    哈哈哈————”

    王公子忍不住嘲笑出声。

    “瞎子!

    一群瞎!

    轰————”

    肖煊也抖着大长腿,又嚣张的群骂,还拟着声吓人。

    这人实在是可恶啊————所有路人甲都如是想着。

    突然的,众人只觉地摇天晃…………

    眼花间,臭烘烘的沼气流喷射,熏死人的粪水更漫上众人裤腿…………

    “呜哇…………”

    “呕呕呕呕————”

    “救命!”

    “王公子救我!”

    …………

    整个路段都塌下了好几米,底下的超级化粪池汹涌澎湃,简直犹如末世天灾。

    肖煊四人站在孤岛上,不染一丝臭气尘埃,假装叹息一声,摇着头蹦远了…………

    这种情况下,他可不想被人当妖道抓起来研究,所以他们几人跑得很贼快。

    王公子顿时佛了!

    他刚利用真元挡住了沼气粪水。

    但是,好几个肥美人抱住他的腿求救…………

    蹭了他一腿的臭粪…………

    本来他可以地塌时飞跳上去的,但他不愿暴露超级实力,只好随他的粉丝一起塌下去。

    本来他也可以追上贼子的,他家可是一个神秘的练气士家族,师承徐福一脉。

    但那贼子逃进了何德百年大药房,也不急一时了。

    于是,瑯琊皇庭王公子当天冒粪勇救上百群众的新闻疯传华国,得到十几亿群众的交口称赞。

    真是可歌可泣!

    特别可敬可畏!

    当然了,从淹没脚背的粪坑里救人,是个男人都做得出来!

    何德百年大药房门前,不少人都探头探脑,往路陷的小巷里观望。

    不少药房工作人员发现出了大事,纷纷跑出大药房,打开手机,采集第一手救人资料…………

    所以,脏兮兮的肖煊四人很顺利的混进了大药房。

    肖煊举目四望,这药房大到超出想像,至少上千个平方。

    各种中药齐全,分门别类,从生到熟再到泡制好的,归整得清清楚楚。

    这个时间,只有两位老药师和一位靓丽姑娘还坚守在药匣前。

    两位老药师下着五子棋,十分不耐的望了一眼进店四人,没有理会。

    老药师们法眼如炬,四人打扮太奇怪,花里胡哨的,肯定是来骚扰靓丽女神医的。

    靓丽姑娘带着大大的眼镜,曼妙的贴身衣套了一件大大的工作服,更显娇柔诱人。

    她一手细研着药草,一手端着古医书,在古香古色的高高柜台上,遗世而独立,倾城又惑世。

    肖煊抱着小家伙大步而去,来到靓丽姑娘柜台前,也不管什么画中仙子不容亵渎,就猛的一拍柜台。

    “小姑娘!

    收好药大药吗?”

    他的声音磁性又空灵,跟无礼举动有些矛盾。

    “那边二十号柜台去排队!

    下午三点以前会有人替你鉴定药草,合理估价,签定合同,合法收购!

    请————”

    靓丽姑娘头也不抬一下,清声悦耳彬彬有礼的回答。

    她心想的是————一天不来十个八个借着卖药草接近她女神医的,她都不习惯。

    这个家伙像个声优呢,这么低贱啧啧啧~

    就让你去排队等,看你等得十年八年不。

    肖煊不耐烦了,指挥着羽彤羽兮两姐妹,一人一捆紫色肉苁蓉拍在柜台上。

    顿时,极品大药的特有气息弥漫,让人精神为之一振。

    靓丽姑娘皱着好看的眉抬头,想看看哪个花花公子花大价钱想撬走她何家的招牌女神医。

    这一看,她还有点动容。

    “不错呀!

    打扮别开生面,身上喷了极品香水,请了美女啦啦队,还知道我喜欢孩子…………

    啧啧啧~

    真相亲吗?

    真只娶一个婆娘吗?

    有十套房百辆车吗?

    像我这样的,你会几点回家呀?”

    这女子微微一笑,十分的温柔妩媚,娇娇滴滴的就开始了相亲问答。

    肖煊怀里的小家伙正好奇药店姑娘长啥样,一时看得起劲,不由得眼前一亮。

    “小叔叔,这婆娘好看!

    我可以娶回家养猪吗?”

    小家伙霸气侧漏的询问肖煊,他家还缺一个喂猪的好婆娘…………

    肖煊实事求是,一本正经的回道:“她比较蠢!实在是不会喂猪…………

    她会把你家吃穷!

    把她娶回去,她还会跟猪抢草吃!”

    羽彤羽兮顿时听乐了,一起呵呵呵的抚胸大笑。

    小家伙霎时顿悟,马上“哦”了一声,就背过身去,四处张望,不看靓丽姑娘了。

    他心想的是城里的婆娘好可怕,蠢得和猪抢草吃。

    靓丽姑娘不干了,有生以来第一次有人讥笑她。

    她拍案而起,娇骂道:“你————你无礼!你有病啊————”

    肖煊嘿嘿一笑,无辜的眨眼道:“你无礼在先!

    抬头看人都不会…………

    现在,这些大药,我要涨到一百万!”

    “啪————”

    靓丽姑娘再次拍案。

    “你是来诈骗的吧?

    想欺负谁呢?

    我何家有政有商,还是军方供应商,你试试看!”

    她气得银牙紧咬,工作服内怒涛汹涌,已经一忍再忍,就差动武了。

    “大药都不鉴定一下,就和顾客耍横…………

    果然够蠢!”

    肖煊继续讥笑。

    “你你————好生无礼!

    我何家第一女医,也是你能质疑的?”

    “这紫色肉苁蓉,虽稀少难得,可称大药,但最多就十倍普通价,一万一斤!

    这里最多三十斤,三十万而已。”

    “而且,你这还是生的…………

    减价一半,最多十五万!

    不卖就滚出去!

    本姑娘不伺候狂妄无知者!”

    …………

    肖煊看愣了一下,那姑娘的怒火波涛果真吓人,但他今天嚣张惯了,只好一条路走到黑。

    只见他一手斩断一根极品紫色肉苁蓉,喷着口水自赞道:“我这可以算是天药,采天药养仙体知道吗?

    蠢女人!

    闻闻尝尝,你突破成大宗师就在今天!”

    斩断的紫色肉苁蓉渗出饱含灵气的紫汁,一时间灵药之香四溢,整个大药房都只有这极品大药的清香。

    “我现在改主意了!

    一根要一百万!”

    肖煊又加了一句。

    整个药房的人都沉醉在这天药清香中,两个老药师都放下棋子,大踏步奔飞而来。

    “真是天药吗?”

    一白衣药老急切的颤声问道。

    “难道是传说中的地方又现世了?

    天药现世,佑我华夏族!”

    另一紫衣药老赴向柜台,双手捧着两截断药,双眸精光灿灿,白胡子抖着惊叹。

    肖煊有些承受不住两药老的激动,只好弱弱的道:“这是陨星附近长出来的,一共都没几根呢。

    买吗?

    三十五根!”

    他已经想卷药跑路了,这些药太不凡了,本来想找个年轻不懂的卖了,被切成片后,混合出售,会使许多幸运儿生儿育女,家庭和谐,长命百岁!

    肉苁蓉本来就是补阳益肾抗衰老的。

    极品的紫色肉苁蓉更可治不孕不育,使人减龄保持青春。

    而他这观想世界出品的天药级别的,就和古书上的长生不老药相似了。

    狂吃一根能飞天,狂吃一打能返老还童,当驻颜丹吃都不在话下。

    老药师们这一发现,好多幸运儿就没那个幸运了…………

    太可惜了,这女神医气魄不足,不足以造福全国人民。

    “一个亿!

    小兄弟,我何白衣全收了!”

    白衣药老从衣袖中排出一张至尊黑卡和一张手写名片,恭敬的伸手递给肖煊。

    “小兄弟!

    不知贵姓?

    以后有任何大药,都可以第一时间联系我和这紫衣何逍遥!”

    药老何白衣十分的谦卑恭敬,似乎肖煊身上带着某种让人害怕的禁忌。

    旁边的紫衣药老何逍遥止住激动,用药纸小心翼翼包好两截天药,也是微微躬身表示请教。

    肖煊伸手接过一个小目标,心里那个激动狂浪啊…………

    有钱————有钱人!我也是有钱人了!

    两三百亿年的积累,终于该我有钱吃臭豆腐了吗?

    嗯~臭豆腐我要吃正宗常沙的,吃一碗倒三碗,就是这么豪横!

    明天回去,还能买几辆三轮人力车,装满各种家具,停满小院,羡慕死全村老小!

    豪横就不停歇,一百块一件的衣服不讲价,给两姑娘配一百件!

    十块件的凉鞋一人十双,什么颜色样式都要备齐,春夏秋冬不重样。

    十块钱一打的丝袜要装一车,要是两姑娘敢买黑丝,吐着血也要买上几个系列!

    手机什么的,没证件别想买…………

    这种麻烦事,还得找上特勤霸王花!

    没办好证件之前,就只能买些不要登记的小东西。

    实在是豪奢也有度!

    他马上又想到了一件事,观想世界的东西大好了,什么都是大药天药级别的,不能随便拿出来售卖。

    否则,像王公子这种没事找事,无罪造罪的闲人,分分钟会盯上他肖煊,永不得安宁。

    但他可以加工出售,为自己积攒些人脉。

    眼前这两个老药师就非常不错,有医德有人品的。

    所以,肖煊忍住暴发户的心态,微微点头,朗声回道:“我名宣嚣,天生嚣张,所以无礼,也请两位多多担代一点!”

    旁边靚丽的女神医翻了翻好看的大白眼,她感觉自己被无视了,上省十大才女,华国百大美人,居然不入挖药的渣男之眼…………

    哼~

    这渣男连假名都不会编,该不是还想引起本神医的好奇?

    她嘟着小嘴,想朝某人吐口水,实在是想不到连两位太爷也被这家伙忽悠瘸了。

    还天药,还仙体,还修仙吗?

    这什么年代,动物都不许成精的和平时代,你和姑奶奶说修仙,可能吗?

    养生采气还有一定的科学依据,修仙确定不是精绅病吗?

    大药好一点的,例如千年人参,还是千万上亿一根。

    所以,她也没有反对两位太爷爷,免得打扰了老人家的兴致。

    瞧这跟他来的两姑娘,四只漂亮的大眼都同频率冒着星星,这渣男段位实在是高啊!

    此时,她的手机疯狂的震动起来。

    女神医无聊的抓起就翻阅消息。

    这一看,她就被感动得稀里哗啦啦的!

    众里寻他千百度,原来却在蓦然回首处。

    她的死忠追求者王公子,竟然冒粪救出上百人,就在药房后面百米小巷内。

    王公子这般痴心,竟偷偷的一直陪在她不远处。

    她抹着感动的眼泪,就要出门奔向爱的怀抱,至少也要给王公子买身干净衣裳,再借他浴室…………

    没想到,这时,肖煊又嚣张起来了。

    “两位药老,刚刚我竟然碰见一位比我还嚣张的存在,十足的蠢货!

    叫什么王公子的。

    他带着一般人在化粪池上跳啊疯啊的,比我这样的全球冒险家还疯狂。

    嗯~他说这些天药都是我偷你们药房的,非要把我一家四口焖化粪池…………

    哎————连孩子也不放过啊!

    你们千万千万千万————要小心,自家的化粪池别被他跳塌了…………

    还有这个蠢姑娘,尽早帮他选个有智慧的老头嫁————教一教,世间险恶啊!”

    肖煊摆着手,一边走出门,一边语重心长的一番劝。

    他还需要这里的生意伙伴,不想花完钱下次来就没了。

    但看在药房三人眼中,这年轻人实在是嚣张,张口就无理诬陷高贵的王公子。

    王公子,你要挺住!

    女神医愣了,这人真的在取笑她蠢,简直岂有此理岂有此理…………

    还说她只配老头…………

    老头有退休金有低保吗?

    肖煊不等药房几人表态,乐呵呵的带着三伙伴扬长而去。

    他非常的急,才女剧本正需要他写个不正经的开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