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我小说阅读网 > 重生混沌第一僵 > 第00007章 对不起了,你的女人以后归我照顾
    第00007章对不起了,你的女人以后归我照顾

    虽然身处一里地外,但肖煊时刻保持着极品透视,观察着那要跳楼的新晋小花。

    这都过去一刻钟了,新晋小花还站在医院三十几层的楼顶边沿,吹着大风,哭哭啼啼的喊冤,要求释放她的父母。

    那倔强的样子,我见犹怜,真的孝心可嘉啊!

    医院方面也派出了代表劝说,其说法非常荒诞。

    到底有多荒诞,正常人都听不下去!

    负责的主任医师一本正经说————昨天被儿子跳楼气到崩溃,住进重症室的两位老人早已康复,今早健步如飞自己溜达走了,不知是婚外情私奔,还是飞往M国上老年大学了…………

    主任医师还拿出刚刚打印的收费单,一个劲的讨要六百多万医药费。

    六百多万医药费,得多重的病才一夜用完?

    重症老人,还是两个,没人签字出院就不见了,这主任医师还有脸要钱!

    这讨钱的还不止一个,还有两个经纪公司,三个通告合作商,派出一群黄毛,都拿着合约,说新晋小花欺诈违约,按条款至少需要赔上一个亿!

    这些人到底为什么这么快集结讨钱?

    不是傻子都知道其目的!

    让人没想到的是——————新晋小花把自己的银行卡存折都掏了出来,狠狠甩在特勤霸王花跟前,要求特勤霸王花提供po斯机,她有足够余额付赔款医药费。

    特勤霸王花调来医院交费处的机器一刷,新晋小花各种余额两个多亿!

    好吧,这下不能说这小花是逃医药费逃违约费的渣女了…………

    “剩下的全都赠送给特勤姐姐了!

    只要你帮我找回父母!

    只要你还我弟弟一个清白!

    这些无中生有逼债的人————全是煊少的狗腿子!

    就算我活着,也会被他们糟蹋到死!

    还不如以死明天下!”

    新晋小花声嘶力竭的哭喊出声,她要清清白白的去,绝不向仁威屈服!

    可惜的是,三十几层大楼呢,楼下的人可听不清晰。

    而楼顶这一群,除了十几个特勤,其余都是人渣,根本不会为小花爆消息传遗言的。

    这不,就有人来助攻了。

    只见一个看上去不到二十岁的男子从顶层窗户探出头来,手拿三个扩音喇叭。

    “香蕉两块八!两块八!

    苹果甜呱呱!还有小龙虾!

    新鲜送货十分钟到家!

    …………”

    “蟑螂要~老鼠要~脚气要~

    …………”

    “回收旧手机!回收旧衣服!

    收纸皮!收冰箱!收电脑!

    …………”

    上百分贝轰然乍现,把整个医院上千看客都轰得一愣一愣的。

    这一下,连一里地外的何德大药房都震惊到了。

    所有药房伙计又纷纷跑出药房,竖耳聆听独家消息。

    探头男子脸庞轮廓分明,利落的寸头,眼睛犹如明亮的星辰,鼻梁翘挺刚毅,嘴巴微微上扬,仿佛随时都带着一股天神的亲和。

    当金色阳光洒在他脸上,他眯着眼整个人熠熠生辉。

    新晋小花看呆了,竟然有人这时还在拍她的裙底吗?

    这个男子有多帅,人就有多坏!

    她从不以貌取人。

    谁知,这个男子十分的嚣张,背着三个喇叭,跨出窗外,竟然攀住上窗沿往她裙底下爬。

    “你个变态黑记者!渣男!滚~

    滚啊————”

    新晋小花有点小惊慌,有些崩溃的娇斥。

    “嘿嘿~

    腿不错!”

    单手攀住上窗沿,已经爬出窗外两三米,来到小花裙下的肖煊和颜悦色的赞叹。

    “小姑娘,我也想跳呢!

    你别急啊,一起跳就不会吓人民群众两次了!”

    肖煊语气淡淡的表明目的,并未猥琐的抬头数小花腿毛。

    拥有极品透视,他关注喜欢哪个美女,都不用面对面,就可以流着鼻血鉴赏个够。

    新晋小花见这家伙并没有拍摄设备,似乎明白了什么,蹲下就伸手讨要大喇叭。

    “好————给你两个!

    女士优先!

    你先上,遮开那层羞布,我再让你的高潮连绵不绝!”

    肖煊随手就摘下两个大喇叭,调好讲话模式,随手轻松递上。

    这小花稳稳当当的接过,她本来觉得同病相怜,还想关心一下这家伙。。

    但这家伙说了啥?什么…………什么连绵不绝,太让人脸红了。

    “你————你能撑多久?

    不会我还没喊完你就掉了吧啊…………”

    小花笑中带泪,终是有些不忍心的痴问。

    这是人生末路唯一同行的人,就让我们多说一句话吧,认得彼此的声音,免得黄泉路上走散了,不能一起申冤……

    “呵呵~

    你要是讲一个时辰,我还得托人借钱买水呢…………”

    肖煊一声冷笑,话也有些冷了。

    因为他发现特勤霸王花已经跑下楼来,探头在这顶层窗户外阴森森的望着他。

    特勤霸王花简直快烦死了,她可不是来救人的。

    她是开着直升机来接她姥爷转院的,没想到碰见大学闺蜜新晋小花要跳楼。

    一边是姥爷,一边是闺蜜,事急从权,她还是在跳楼现场当起负责人来。

    没想到一个疏忽,没有封锁顶楼,居然有个家伙也来学闺蜜跳楼…………

    一个还没救下,又来一个,这不是越搞越大,要问责她吗?

    “你!

    到底为什么跳楼?

    难道以为能和女明星冥婚?”

    特勤女霸王无视男子的高颜值,冷冷的愤怒的猜问。

    “先别问,我先化个妆!

    让上面的女士先来————”

    肖煊可没有义务有问必答,都要跳楼了,谁还看你脸色?

    随着话语落下,他手中变戏法似的出现一颗大大的紫葡萄。

    只见他边啃边涂脸,又涂了一脸紫。

    这个楼他必须跳,这个妆他必须画,就为了让某人认出他来。

    果然,他一画妆完,整个楼下就人声鼎沸,全都骂了起来。

    “那是个大贼!

    又偷到医院来了……”

    “他偷了王公子至尊黑卡中的十个亿!

    啧啧啧~”

    “他还炸了何德百年大药房后巷的化忿池,差点淹死无辜的一百多人!”

    “听说何德百年大药房的大药都被他偷光了,损失几个亿……”

    “听说他还辱骂何家女神医!”

    “他还扌另卖三岁孩子和王家妇女,刚刚被王公子大仁大义解救出来!”

    “这可是个世界大盗,特勤霸王花特来围捕他的!”

    “啧啧啧~

    猛人啊!”

    “有这本事干啥不好?

    非要惹大善大贵的王公子…………”

    “作死无极限啊…………”

    ………………

    ……

    特勤霸王花的耳麦中,传来楼下“围观群众”有理有据的议论。

    顿时,霸王花就掏出枪,以光速压上弹匣打开保险,她要为正义代言。

    乃乃个腿,以为本霸王好欺负,一个逃犯,冒犯了大善人家瑯琊皇庭,挑衅正义化身王公子,还来调戏她和她闺蜜…………

    “你想杀我!特勤霸王花拔枪要杀人啦!

    做人连跳楼的自由都没有啦……

    哈哈哈~”

    肖煊发现不对,顿时气乐了,打开大喇叭开怀大呼,声传十里。

    这一下,整个大医院聚集区上万号人都一懵,然后轰然沸腾了。

    这什么桥段啊?

    是演戏吗?

    这声音也忒大了,不怕吵死病号啊…………

    “小花啊~

    不是我不让你,是人民的仆人要拔枪杀人民群众啊…………

    不瞒你说,我的父母和你的父母同住多人大病房,昨夜想阻止匪人绑架,已经被打得气若游丝,至今没交费没人救,被扔在走廊里…………

    今天上午,我采药去何德大药房卖了些药,赚了大钱,刚交给两个妹妹,去买些补品水果,就被——大好人——王公子派人抢走了人和卡呀……

    王公子说了,我不跳楼,他就不放人不放人啊…………”

    肖煊撕心裂肺的哭喊着,他没有想到王公子就像是盘在人头上的毒蛇,随时都盯着他。

    这王公子忍不下掉忿坑的屈辱,发动整个医区的黄牛混混,趁他去商场洗手间洗脸时,迷晕绑走了羽彤羽兮,拿走了至尊黑卡。

    等他追出去,已是来不及了,那些家伙居然敢上医区的地铁…………

    等他跑到父母病房,竟被告知已经欠费,被安置在地下车库走廊。

    重症病人安置到地下车库走廊,还不打电话告知家属。

    等他找到父母时,才知道两人被打得气若游丝,马上会被安排去火化…………

    肖煊出离的愤怒,住在重症病房的病人还能被殴打?

    当即,他就倾尽全力竭尽所能把父母治愈得差不多了,让两人能够下地活动了,剩下的就只能好好调养,不急于一时。

    他把父母和小家伙安置到了一间无人空病房,就上楼顶来喊冤了。

    绑架两位少女,殴打重症病人并且抢走一个亿,如果这事连特勤霸王花都不管,他就要杀得人头滚滚,灭族灭皇庭也在所不惜!

    肖煊一声声声泪俱下,楼下的“围观群众”并不买账,甚至有人手牵手高声齐呼!

    “王公子大好人大善人!”

    “王公子冒粪救百人!”

    “王公子裸捐三个亿!”

    “王公子捐建半个医区!”

    …………

    “围观群众”愤慨不已,纷纷挥舞拳头,齐齐高声呐喊,为王公子鸣不平,歌壮举。

    “你编故事也编够了!

    王公子什么女人找不到,本霸王花他都看不上!

    你影响医区安宁,准备牢底坐穿吧!”

    特勤霸王花转着枪托,冷笑着观赏眼前这个戏份十足的男子。

    “嘿嘿嘿嘿嘿嘿~

    明星小花的话你不信,可以就地调查的事你也不信…………

    那你打个电话,给何家女神医,是不是她跟王公子说四个卖药的紫脸人去往医区?”

    肖煊怒极反笑,好像真相都是口号似的,“围观群众”喊喊你就相信了。

    王公子困于忿池,又要洗去脏东西,当然只能指挥某些人,套路蠢女人,才能计谋达成。

    特勤霸王花迟疑了一下,心想这事牵扯的人太多了,她必须请上面大老板主持大局。

    因此,她电话打个不停,召唤各路大佬集合。

    嗯~

    似乎好像就是忘记了给何家女神医打电话。

    她认为她办事无需凡人指导,只需要听从真正大佬们的。

    终于,上省一号老板发话了。

    “一定要维稳!奉犀少校,这是命令!”

    上省二号老板说得更具体些。

    “奉犀少校,就在刚刚,王公子已经被上面评为华国杰出勇士,全华十大杰出青年!

    某些人以性命抹黑我们的勇士,你应该智计百出,维护国家脸面!”

    上省三号老板非常愤怒。

    “奉犀少校,有人在医区使用音波武器杀害病人!

    我命令你,立即击毙所有恐布愤子!

    无论他是明星小花,还是江洋大盗,绝不姑息!”

    最后两个答案来自特勤霸王花自家。

    她家老爹拍桌。

    “就你会管就你会管吗?

    要你接姥爷,你搞这么大事!

    直升机上的魔法胶水不会用吗?”

    她家爷爷却呵呵笑着。

    “娃呀~那是两个好娃娃!

    你把那一男一女都劝来我这里,我这里就缺能闹腾的,无法无天的更好呀!

    你要他们接电话,老头我来劝上一劝!”

    听谁的呢?

    特勤霸王花十分迷惘,这些家伙一个个不现身,专指使她蛮干……

    不过,她家爷爷好像有话要说。

    肖煊攀着窗沿,都快听不下去了。

    这些个家伙都不喜欢担责,怂恿着霸王花胡来。

    几千个亿,就让上省老板们臣服了,还真是世风日下啊…………

    他突然想到了一个可怕的可能,也许这些明面上的老板都是瑯琊皇庭培养的棋子…………

    刚刚想到这,霸王花的另一个私密电话响了。

    她非常惊喜的接通了,连自家爷爷都晾在了一边。

    “王公子王公子,真是你啊!

    哦……

    你找那个紫脸小子,他是你家叛徒?

    也姓王?

    叫王煊?

    是私生的九少爷?

    他搞的我闺蜜家破人亡?

    好————

    让他跟你说遗言和银行卡密码?”

    特勤霸王花一瞬笑靥如花,王公子终于澄清了真相,她就再也不用犹豫了。

    “喂喂喂~

    九少爷,王煊!

    狗叛徒,听电话!

    你二哥打来的!

    想活命就听你二哥的……”

    霸王花拿着甩棍支起私密电话,满心期待二王公子的谈话。

    如果王公子叫这狗叛徒听她这个“二嫂”的,那她可就立大功了,再升一级不是事。

    “呸~

    让他扩音说!”

    肖煊假装关了喇叭,厌恶的回应。

    正兴奋的小女人见狗叛徒识趣,就打开了免提,反正就三米内的人才能听清。

    而三米内,就只两个女人和这狗叛徒,什么也不需要怕。

    电话开启了视频,王公子风流倜傥的出现在屏幕上,他猖狂的笑道。

    “哈哈哈~

    你的两个女人,都快到我这了!

    对不起了,你的女人以后归我照顾

    ……

    啧啧啧~

    你绝对想不到吧,还抢了一个亿的至尊黑卡,在蠢货女神医那套出了密码…………

    嘿嘿嘿哈哈哈~

    连女霸王都被本公子迷得神魂颠倒,一会就叫她给你一枪,消灭你这个无名的穷鬼!

    去死吧!穷鬼!”

    王公子得意洋洋,整个人都一颠一颠的,气死人不偿命。

    肖煊一脸铁青。

    女霸王脸也黑了。

    好家伙,那狗徒原来没关喇叭,她全听到了。

    她原来是舔狗!是工具人!

    这一刻,她松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