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我小说阅读网 > 重生混沌第一僵 > 第000014章 太哈人,麻利的溜回家种田
    第000014章太哈人,麻利的溜回家种田

    这一鉴定,肖煊就不淡定了。

    常说位置决定视野,但并不决定心胸,尤其是高度。

    表面上看,苏宁副队英姿飒爽,美丽洒脱,不拘一格。

    但她极度爱美,包括美的事美的物美的气息,和窈窕美人……

    她嗅到了肖煊身上极度清新迷人的气息,因此十分努力的借机靠近,就想多呼吸一口。

    别人闻香识美酒,她可闻香识男人……

    由于工作忙碌,唯一的好友清菡是她的闺蜜,更是她的禁脔……

    更由于作性质,经手无数的秘密案例,她清楚的知道男人如何花天酒地花心无度,因此她对男人十分失望。

    当听到肖煊是闺蜜的上门女婿时,她就非常吃味,准备收拾考验这个男人。

    把闺蜜禁脔嫁出去,她也不是不能接受。

    不过,嫁的这个男人要听话有本事还帅气,更要能奉献他的一切!

    如此这般,她就能同时占有两个可爱完美的人儿……

    这不,今晚,她的打算是掉了浴巾露点肉,录下渣男偷看欺负的她的视频。

    再让清菡来捉坚,转而一起美色诱惑,喝点小酒下点要,让渣男神魂颠倒间吐露从小到大一切的一切,从而彻底掌握这个好闻的渣男。

    天一亮后,就拉这个据说是堪比大宗师的渣男去上工,查案跑腿逗她开心……

    她这个决定,肯定会得到在场几个老家伙的一致支持。

    如果老家伙们不是支持她,为何把这渣男所有资料都详细告诉她呢?

    一曲完美的仙人跳,但不敲炸钱,敲炸要方、技能和黑料。

    老家伙们玩的是仙人跳,而她和清菡玩的是美人计,这个渣男可当挡箭牌,又可当逗开心且能日用夜用的小跟班。

    关键是这渣男闻着清香迷人,连清菡都一直催着她想解开这个谜。

    肖煊心中叹息:这就是高高在上的统治者,不择手段压榨,从而得到自己想要的一切。

    太不纯洁了!

    不给钱还想玩弄一百分颜值的男神?

    算一算,我三百一十亿年青春,买断我的过去,一年最低最低二十万,六千亿起底。

    未来还有百个万个兆亿年,预付十分之一,也要十兆亿起步。

    这只是青春颜值价。

    再算一下神技和神药,卖了整个蓝星,也不一定买得起。

    一群癞蛤蟆,居然想吃天鹅肉!

    肖煊心中冷笑一声,伸出修长好看的手,义正言辞道:“五十万,给钱!孩子要买糖,妹妹要买衣服,家里要买肥料种子……”

    “这——这么快就要?”

    信心满满的苏副队有些惊讶,你这个渣男,居然有孩子……

    “当然!

    大明星采菲,将会去我家当管家,一定要发工资的!”

    肖煊昂着下巴,有些炫耀的宣告。

    “真——真的?”

    清菡一脸不信,心道——难道美人计先让人用了?

    “我从来不骗小狗狗……”

    男人眼中满含蔑视,有些揶揄道。

    “你——渣男!

    趁危而入,骗取女明星的信任!”

    清菡假装微微生气,气愤的指责。

    “嘿~

    在你心中,女明星当管家很邪恶吗?

    满脑子皇色!难怪天天吊着人家项公子……

    项公子肯定是忍不了你的假矜持,才放浪形骸的……

    项公子苦啊……”

    肖煊一脸嬉笑,他可不会让着心机女,一个劲的歪理邪说,先痛快了再说。

    “你心思龌鹾,胡说八道!

    那两个明明不是你妹妹,还一口一个妹妹——

    悦南买回来,传宗接代的吧?

    苏宁,查他!拐买人口——”

    清菡觉得自己不容诽谤,因此要当面报复。

    “哎哟~

    这就被刺到心肝肺了?

    就你能胡说八道,否认现实?

    你信不信,我出去就叫奉犀家的老家伙给两个妹妹挂君职?”

    肖煊抱胸昂头,摇头晃脑,表示十分不屑。

    “别吵别吵~

    正经事是——救人!”

    苏宁看了一会戏,感觉渣男似乎道行很深,只能以大义劝导。

    “不行了……

    哎哎哟哟哟~

    我快不行了……

    梦中修行万年,刚刚一招掏空——

    要晕了——要昏了——

    小彤小兮妹妹,快快快,给我收钱买葡萄糖~”

    肖煊转眼成了戏精,半闭着眼,扶着自己额头,一副男人刚输出五次阳气,极度虚弱的样子。

    “给钱给钱——

    给!

    我垫付!

    这卡中有一百万,收好!”

    苏宁无奈,掏出一张带体温的金卡,往无赖家伙手里塞,这家伙好像真的很缺钱似的,不见兔子不撒鹰。

    “打个付款条!

    我怕有人查我财产来源不明!

    还有人告我敲炸公务圆!”

    年轻男子顿时精神焕发,显得十分正经,但话说得阴阳怪气的。

    “依你依你!”

    苏宁服了,马上就开具证明,她还要让这个家伙救人,因此一时百依百顺的。

    见此情形,整个大厅的人,顿时觉得肖煊高傲且嚣张,非常不好相与。

    大厅另一边。

    几个年轻中医一起围拢在冰床前,聚精会神的看着两位药老给冰床上的民工诊病。

    两位中医圣手给十五个民工诊过脉之后,神色变得十分沉重。

    药老何白衣问道:“西医那边的诊断结果怎么样?”

    有两个跟来的主治医生赶忙上前回答:“西医的诊断结果是一切正常,只是体内有少量忠诚剂,一直体温稍微过低,昏迷不醒。”

    苏宁问道:“太爷爷,这几个民工兄弟到底怎么样?得的是什么病?”

    药老何白衣凝重道:“十五人的脉象如出一辙,除了少量忠诚剂导致的疯魔,还阴阳失衡,极为混乱,如果老夫没猜错的话,一定是沾染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不干净的东西?这怎么可能?不都是忠诚剂导致的吗?”

    苏宁猛的瞪大美眸,作为一名金茶,这些神鬼东西她是绝不相信的。

    药老何紫衣补充道:“白衣说的不干净的东西是阴煞之气,他们和五位金官一样,也有阴气入体的症状。”

    “哦!”苏宁半信半疑问道,“两位太爷爷,那你们有没有快速治疗的办法?”

    两位药老齐齐微微叹气。

    随后,药老何白衣摇头说道:“说来惭愧,原本我们中医是由医道、武道、玄术三者合一。

    非常可惜,古中医传承到现在,武道残缺,玄术失传,剩下的医术也遗失过半。

    这种综合病症,只能以大药封穴,慢慢拔毒,在这过程中,有八成可能成为植物人。”

    苏宁皱眉道:“两位太爷爷,你们是中医界的圣手泰斗,一定要想想办法。

    如果这些民工不能苏醒,吐出和他们接触的真凶,大案不能破,敌人会愈发猖狂!”

    药老何紫衣转头,轻声问两位跟来的主治医生:“京都那边西医有说法吗?”

    一个主治医生恭敬回道:“这十五人的情况很诡异,就算转到京都去,路上会不会出什么意外也不敢保证。

    而且,几位科研所的巨擘说——只有百分之七的希望正常醒来。”

    他们几个医院对这些民工的病症无能为力,这才送到中医圣手这边来。

    如果连中医圣手都无法治愈,那事情就更麻烦了。

    药老何紫衣弹了弹胡子,转而轻松说道:“办法也不是绝对没有!

    想要治愈这几个人,看来只有请小兄弟继续出手了!

    呵呵~

    小兄弟,大概要多少一要费啊?”

    两位药老都以期待的目光望向肖煊,怀疑这年轻人可能得到了中医玄术的一些传承。

    如果能再次观学中医玄术,他们的医术能再上一层楼,成为真正的仙医。

    苏宁假装期待的说道:“太爷爷,这家伙这么年轻,真能驱邪,还能治愈这种综合病症吗?”

    药老何紫衣白胡一翘一翘的,一脸崇拜的说道:“当然有可能!

    真正的玄术传承者,医术通神,可称仙医,这世上就没有治不好的病。”

    众人一听,忙把目光聚焦在肖煊身上。

    许多人怀疑,这家伙是修过仙吗?

    肖煊脸一红,觉得两位药老太不会吹了,九牛才吹了一毛而已。

    因此他嚣张的打个响指,一副天老二,他老大的语气道:“刚刚我进门说了啥?

    苏宁,你记得吗?”

    苏宁哪能不记得,这家伙吹的牛,她骑着能飞出宇宙。

    “给足一要费,只要人还有一口气,我都能治。

    给百倍一要费,所有冰冻人我都能让他们出关!”

    苏宁副队认真的复述,弯腰行躬请礼,非常的有诚意。

    人都有好奇心,她只是为好奇弯腰而已。

    “这里所有病人我包了,就要这一百万!

    因为我家房塌了,家产土地被没收!

    必须要有饭吃,要有地住,要有身份,不能就这么莫名消失了。

    帮我家重新上户口,划回原来的山土田地,你们金茶局能办吗?”

    肖煊大大咧咧的诉苦,他一个百亿年的人物,还能拉脸跪地求这些凡夫俗子?

    他的意思是——十五条人命,换回我家户口土地,你们不亏!

    苏宁有些汗然,这家伙原来是个乡巴佬啊,难怪这般无理且贪钱……

    “能——能吧!”

    她吞了吞口水,看向门外,那顾老大酱君难道不给部下身份吗?

    这事可能有麻烦?

    所以她只能试着答应,就算以后办不了,再推给顾老。

    “那现在就去办呀~”

    肖煊满怀期待的盯着苏宁副队,他可不想活着回家了,胡大村长又拿着一纸公文把他家人全赶出红叶村。

    依他看来,牛头山脉隐秘且灵秀,特别适合他秘密发展,他是一定要回村的。

    数百亿年来,他不知道鉴定观赏了多少文明的兴衰,从神魔仙妖的七八级文明到凡俗人类的零级一级文明。

    在这个过程中,他脑海中储存了数不清的文明科技树。

    而大部分科技树并不需要在大城市发展具现,在山林田地间更适合,例如推进各种植物动物进化。

    苏宁生气了,这家伙简直把他当钱袋和使唤丫头,难道不是他是她的舔苟小跟班吗?

    但她不能发火,只能忍气吞声催促说:“病人最重要,快治吧!”

    肖煊一脸的不耐烦,眯眼哭丧道:“哎——今晚就只能睡马路了,上城这么乱,我一家柔弱的老小,乒荒马乱的,明早肯定横尸街头……”

    他边哭丧,边向苏宁递回手中金卡,表示有钱也用不上了,给民工大哥们赡养老小吧。

    “流浪——流浪——流浪天涯!”

    肖煊抹着脸唱着,跳着脚就跑了。

    不是他戏多,和一群奴役思想严重的人的在一起,他一分钟也不想待下去。

    大不了,上牛头山芙蓉山,一家老小住山洞山庙,世外山人,肖煊一家也甘之如饴。

    苏宁立马服了,这是又作妖啊,她温柔道:“…………小主子,请留步!

    丫鬟我立即去办还不行吗?

    我叫上顾老一起办,还不行吗?”

    肖煊闻言,在门外立马停下脚步。

    只见他向羽彤羽兮和小家伙招手问道:“三天没吃饭了,饿不饿?”

    这三位戏精立马就配合起来,不断吞着口水,拉着肖煊,哭喊要去讨饭吃。

    于是,四个看上去脏兮兮的家伙,你扶着我,我扶着你,像是逃荒的难民没讨到吃食,哭丧着脸,又去寻别家门了。

    两位药老一阵好笑,这一家子戏精,怪他们招待不周。

    药老何白衣弹了弹玄孙女清菡脑门,提点道:“还不跟上!”

    “啊~

    我跟上一起讨饭?”

    清菡不明所以,她可不和嚣张渣男一起演戏。

    简直没眼看,戏演得真假,渣男左拥右抱的,两手都是香香的“妹妹”……

    “你请他吃个饭,请上师吃个饭,这么为难你吗?”

    药老何紫衣冷声呵叱。

    清菡恍然大悟,太爷爷们是想打好关系,让她学些古医玄术。

    这可为难她了,第一次请左拥右抱的渣男,她不就成了付款机兼上菜丫头了吗?

    药老何白衣叹气道:“毕竟太年轻,玄术会大量耗费真元,他需要进食补足。”

    药老何紫衣却不赞同:“刚刚我离他最近,没感觉他气息减弱身体不支!”

    药老何白衣凝眉沉思:“也许——”

    还没说完,就见顾老起身来告辞,带着走廊上的一群人,很郑重的送上一张一千万的支票。

    这一下,所有人都明悟了,那年轻人真的要跑路,没有身份,只能一家投靠君区,希望获得庇护。

    两位药老心中都十分失落,观赡中医玄术的机会没了……

    大厅中这些可怜的民工,也是九死一生的下场。

    有本事的年轻人肖煊都无依无靠无身份,又何必心怀天下呢?

    “再不撤就晚了!”

    肖煊站在何德百年大药房旁边的小巷里,苦笑着感叹。

    那些民工并不是他不救,所有人一起救了,阴邪之源就会寻上来,缠住他和他家人。

    这就像别人种蛊,你把他的蛊都取出来杀死,肯定会被种蛊人盯上,时刻有危险。

    把家人送回家后,或许他会回来荡平一切。

    刚出门,远远的,他就发现王家死士盯住了他们一群人。

    果然还不死心呢。

    这些死士都打了忠诚剂,武器竟然是可怕的死光呛。

    所谓的纸光呛,不是简单的射线武器,而是能致癌的且引起细菌巨型化的高能射线。

    只要被远远射中,一片灼伤,而后新陈代射崩溃,免亿系统崩溃,非常痛苦的烂体过敏而亡。

    大哈人了,这个射杀距离超过一千丈!

    已经超出了肖煊的掌控范围。

    他拿过羽彤的电话,非常豪气的打给了嘀嘀租车总台,何德百年大药房需要二十台各种名车,十台各种大卡。

    预付金五十万,让采菲出了。

    搬家公司也叫上十几个,不但给采菲搬家,还照单买一些家具建筑材料……

    购买清单:

    “几亚鹅——各一千只!

    狗——组建一个狗狗足球队!

    猫——好看的都买!

    种子——能种出吃的,一样买两百块的!

    羊……

    小白兔……”

    搬家公司一两百号大兄弟乐了,坐着名车,开着大卡买买买,工资是平时十倍。

    顾老一见小家伙如此疯狂买买买,还叫上一两百号民工,他也呼叫起人来。

    “君用级帐篷要一百顶!

    装甲车要十辆!

    好看的女娃要两个连!

    跟我一样的病老头,就搬一个疗养村的过来!

    嗯~

    今晚就把那些要死不死的老家伙全抓去牛头山红叶村!

    ……

    几亚鱼鹅猪羊,都运些过来!

    这是一级作战命令!”

    顾老威风凛凛的发命大君区兽长令,令天地为之失色。

    于是,当天黑时,一支两三百辆车的豪车车队出现在街头,其中不少大卡特别引人注目。

    很快谣言出现:上城富人都要跑路,听说都要去风水好的牛头山。

    一辆大卡中,肖煊十分疑惑:“我回家种田,隐秘的开荒牛头山,老头你这干嘛?”

    顾老坐在肖煊对面,神秘的笑道:“狡兔三窟,这是大君区的日常搬家活动。”

    肖父闭目养神,隐隐摇头示意儿子别问。

    “哦——

    我知道了,你迷信,看红叶村出了我肖神医,你想蹭风水!”

    年轻人故意诬陷老头迷信。

    “放p!

    老头我信战神信女鬼,就不信风水!

    听说牛头山最近磁场变化非常厉害,出了不少抗癌药物!

    君一院就近研究,就地治病。”

    顾老非常科学的解释起来。

    肖煊点头表示懂了,但他又十分不忿。

    “这你外孙女吧,干嘛一定要她躺我腿上?”

    看着奉犀有些虚弱的枕着他的腿,他一点也不感觉幸福,所以质问。

    “奉犀说有安全感,看见别的人就吐个不停……

    没办法呀!”

    顾老粗眉神采飞扬,乐呵呵合理解释。

    “我一家就住庙里,四面漏风,看你们还跟不——”

    肖煊催促着司机麻溜点,回家种田可是很急的。

    再不着家,也许胡大山就把他家点了,用来祭祀鬼差肖神。

    小家伙往家里打了个电话,听说祭神的活动搞得很大,点肖家是重头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