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我小说阅读网 > 我在镇魔殿斩妖那些年 > 第四十一章:八叶九尊
    张无为曾邀请了缘,加入道门,可是,被拒绝了。

    了缘入了空门之后,便避开张无为,一心修炼,斩妖除魔。

    张无为逐渐消沉,师尊直接将他赶出了道观,并下令不让他去找了缘。

    等他什么时候忘却了这段情,不再想着了缘,再回道观。

    “红尘炼心,哎,看不透啊。”张无为怅然道。

    师尊的深意,他也明白,让他入红尘磨炼道心。

    本来好好的,这次菩萨出现,了缘到来,让他压抑这么久的内心,再次爆发了。

    看了眼一脸淡然的江九缺:“你小子,真碰过女人?”

    “我碰过的女人,比你看的插画还多。”江九缺嗤声道。

    张无为:“……”

    你知道我看过多少插画吗?

    “那你,当过采花贼?负心汉?”张无为道。

    江九缺回忆前世,采花贼,负心汉?

    负心女也到处都是,他依稀记得,前世有一段时间,会花言巧语,就能找到女孩子。

    过了一段时间,社会进步,金钱至上。

    那些绝佳的女子,江九缺运气不好,没遇见过。

    “未曾当过。”江九缺淡然道:“我在梦中,与各种女子见过。”

    “原来是春梦。”张无为讥笑道:“我说你一个小屁孩儿,怎懂什么爱情。”

    “爱情这东西,我从不相信,会出现在我身上。”

    江九缺瞥了他一眼,淡淡道:“你呢,早点放下吧,注定不可能的人,何必自我折磨。”

    “说的轻巧,若能放下,我早就放下了。”

    张无为提起酒坛,想起没酒了,只能放下:“师妹当初那绝望的眼神,我每次想起来,总是异样的心疼。”

    “你没经历过,自然不懂,放下有多难,多想和你一样,只是个梦。”

    江九缺轻叹道:“我确实没经历过,但有人经历过,比你更惨。”

    “比我更惨?”张无为乐呵了一下:“来,说说让我开心一下。”

    “也是你们道门的。”江九缺道。

    张无为瞬间不开心了,嘴角抽了一下:“我道门,就没点好事?”

    “先听我说完,这道人和佛门也算有缘,曾拜入佛门,只是不得重视,转投道门。”

    江九缺缓缓讲道:“他没有青梅竹马,只是喜欢上了一名女子,而那女子,却已有喜欢之人,只是将他当朋友,送了一个罗汉木雕,道人只能单相思。”

    “那女子父母和了缘很像,镇守边境,抵抗妖魔,最终城破人亡,只有在外的女子躲过一劫。”

    “你是根据我师妹之事,瞎编的吧?”张无为撇嘴道,压根就不信。

    “你先听我讲完。”

    江九缺道:“那女子也入了空门,建立了一个尼姑庵,招收弟子,斩妖除魔,却因为心念父母,姐弟,年纪轻轻,郁郁而终。”

    “而道人得知消息,却只能为其送行,怀中揣着当初女子送他的礼物,罗汉木雕。”

    随着江九缺讲述,张无为不再打断,静静听着,说到罗汉木雕时,不由摸了摸自己怀中东西。

    自己没给江九缺这小子看吧?

    “道人开宗立派了,建立了武当,从此潜修不出,用心教导弟子,将对于女子的情谊,全部压抑下来,一心向道。”

    “一直到晚年,道人将罗汉木雕埋在了女子坟前,回宗闭关不出。”

    “三十年后,道人破关而出,留下一套太极拳经,为弟子讲述太极奥义,之后消失不见,再无踪影。”

    “然后呢?”张无为看着他:“这就没了?”

    “没了。”江九缺道。

    “你编故事,也有点水准行不行?”张无为撇嘴道:“比如那道人叫什么?”

    “张三丰。”江九缺道。

    “什么张三丰,开宗立派的祖师爷级别存在,我怎么没听过?”

    张无为冷笑道,压根就不信:“糊弄我也别这么敷衍行不行?”

    “我可没糊弄你,前段时间,我寻你问太极之事,可记得?”江九缺问道。

    “记得。”张无为想起来了,点头道。

    “我就是想参悟出太极,至于那道人的故事,我是偶尔在一本古书上看见了。”

    江九缺道:“还有他说的太极精要。”

    “真有张三丰?太极精要是什么?”张无为心中有些相信了。

    “你先告诉我,今天的莲华胎藏。”江九缺道:“八叶莲华,八尊佛陀,那书是你留下的?”

    “这不是请你帮我看静心斋么?师妹来了,就从她那里拿了本书,就当给你的酬劳了。”

    张无为道:“八叶莲华,四佛,四菩萨,象征八叶九尊之意,是胎藏曼荼罗莲华胎藏。”

    “四佛四菩萨?”江九缺自语一声。

    “我也不太清楚,等以后,我给你弄详细经书来。”张无为道:“说说看,那什么太极精要,我看你能不能编出个花来。”

    江九缺想了想,道:“太极者,无极而生,动静之机,阴阳之母,阴不离阳,阳不离阴,阴阳相济,接济神明,心静身正,利气运行,开合虚实,内外合一,运抖成钢,刚柔并用,太极阴阳,有柔有刚,刚柔并济,静发自如。”

    “太极者,无极而生……”

    张无为身躯剧震,不可思议地看着江九缺。

    难不成,真有张三丰这个存在?

    “可惜,我现在还没参悟出来,特别是太极拳经,在那本古书中只是提到一句,并未有修炼之法。”江九缺叹道。

    “太极拳经?”张无为目光灼灼:“那本古书在哪?哪怕没有太极拳经也给我弄来,你要什么经书,我都给你寻来!”

    “上茅房的时候用了。”

    “老子杀了你!”

    张无为气的浑身发抖:“道家祖师爷的古籍,你敢弄进茅房?”

    “上面内容就这些。”江九缺道:“很残缺,对了,还有一句。”

    “什么?”张无为连忙冷静下来。

    “上面提到一句话,令我很不解。”江九缺道:“上面曾言,修习太极拳者,记住了,反而没学会,忘记了,反而大成了。”

    “记住了,没学会?忘记了,大成了?”

    张无为皱眉,思索着这句话。

    “想来,和你一样,也许忘了,道心就成了。”江九缺说完,站起身来:“天色很晚了,我先回去了。”

    张无为依旧皱眉,深深陷入江九缺所言之中,完全没听见,他离开之话,连他何时走的,都没察觉。

    “张三丰,张三丰……”